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图片来源:

https://mt.sohu.com/20150906/n420467494.shtml

原文信息:

Hundanol A. Kebede,Gains from market integration: Welfare effects of new rural roads in Ethiopia,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Volume 168,2024,103252,ISSN 0304-3878.

01

引言

道路是经济发展的血脉,它促进了货物、人员和思想的流动,对经济增长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发展中国家农村地区普遍面临的一个挑战是缺少全天候都可通行的道路,这些道路包括村庄之间或将村庄与城镇市场中心的连接。由于这种隔离,这些村庄的经济往往在一个近乎封闭的体系中运作。随之而来的是产品市场的不发达,农民难以依赖市场来销售或采购产品。这迫使他们转向自给自足的农业模式,自己生产大部分所需消费的作物,而不是专注于生产几种作物并从市场上购买其他所需,导致土地利用效率的显著下降,因为土地可能被用于种植并不适宜的作物。

本文利用2011年至2015年在埃塞俄比亚开展的大规模农村公路建设项目(URRAP),丰富的农业生产和消费的家庭层面数据,以及不同市场链层面的新颖价格数据来研究道路对家庭福利的影响。提供了一系列实证证据,证明道路对市场整合、村庄专业化和家庭消费的影响,使用双重差分进行实证分析,其中被URRAP覆盖的村庄作为处理组,未被URRAP覆盖的村庄作为对照组。

尽管贸易文献已经广泛记录了交通网络扩张对经济活动和福利分布的影响,但农村公路对福利的具体效应尚不为人所熟知。它们可能在规模和性质上与主要交通干道有所不同。目前,发展经济学领域的研究鲜少提供关于农村道路如何影响移民和农业生产力等关键指标的实证证据。此外,对于道路如何深刻影响这些结果的具体机制仍然缺乏透彻的理解,本文对此进行补充。

02 

数据

本文对农业生产和消费数据的采集采用了两大源头。首先,依托埃塞俄比亚社会经济调查(ESS),本研究获取了2011年、2013年和2015年期间约4000户具有代表性的农户的详尽面板数据,涵盖了他们的生产、消费和市场参与情况。其次,本文使用了农业抽样调查(AgSS)数据,该调查是埃塞俄比亚规模最大的年度农业调查,覆盖了约2000个村庄中的4万多户农户,数据可追溯至1995年,并自2010年起采用固定村庄样本,每年对各村庄随机抽取约20户农民进行调查,详尽记录了作物种植面积、投入使用和产量等生产信息。自2009年起,中央统计局(CSA)每三年补充收集一次作物利用信息,包括各类作物产量的自用、销售、工资支付和种子使用比例。

在价格数据方面,本研究使用了农业生产者价格调查(AgPPS)和零售价格调查(RPS)。AgPPS是一项针对几乎所有农作物和其他农产品的月度调查,记录了详细的地理位置(村庄)的农场收购价。RPS则覆盖了全国主要城市中心的作物和非农业商品价格,数据集涵盖了超过100个主要城市中心。这两个数据集均由CSA收集,自1996年起已有记录。特别是,2010年后CSA维持了样本村庄的固定性,使得长期价格跟踪成为可能。本文利用AgPPS和RPS数据,旨在分析村庄道路连通性对当地与区域行政中心间价格差异的影响。

关于降雨和农业气候数据,本文采用了FAO/GAEZ数据库,该数据库提供了低等和中等投入下的作物产量数据,用于构建村庄作物适宜性,并测试道路建设对当地比较优势和价格关系的影响。对于GAEZ未覆盖的作物,如苔麸,本文利用2010至2016年间AgSS数据中村庄的平均产量来构建土地适宜性。GAEZ和AgSS对重叠作物样本的产量估计值之间的高度相关性,确保了土地适宜性估计的可靠性。

道路数据方面,本文使用了全国层面道路网络的行政数据,详述了道路属性、角色和所有权。特别指出的是,在2011至2015年间,埃塞俄比亚政府实施了“通用农村道路通行计划”(URRAP),新建了62413公里的全天候公路,将村庄与最近的城镇或地区中心相连,极大地改善了农村地区的交通网络。

03 

实证检验

URRAP降低了贸易成本:

URRAP计划旨在降低贸易成本,其核心目标是通过改善农村地区的交通基础设施,实现农村与市场中心的有效整合(埃塞俄比亚公路管理局,2016年)。若该目标得以实现,我们可以预期,与未铺设道路的村庄相比,铺设道路的村庄在与市场中心的价格差异上会有所减少。为了验证这一假设,作者采用了两项详尽的价格调查数据:农业生产者价格调查(AgPPS)和零售价格调查(RPS)。通过这些数据,作者分析了区域中心与其辖区内村庄之间的农作物价格差异。进行了以下回归分析来评估URRAP道路对价格整合效应的影响:

其中,k为作物,v为村庄,z为区域中心,m为月份,t为年份,Roadv是一个虚拟变量,表示一个村庄在2012 - 2015年间是否有URRAP道路。

结果如表4所示。结果表明,道路联通显著缩小了城乡价格差距。第一列汇总了所有56种农作物的城市和农村价格数据。研究表明,以城乡价格之比为代表的贸易成本,有公路连接的村庄比没有公路连接的村庄下降了约3%。在第2栏中,估计只限于易腐产品、蔬菜和水果。这些产品贸易成本的估计降幅是所有作物贸易成本的两倍多:蔬菜和水果的贸易成本下降了约8%。这并不奇怪,因为当村庄和城市中心之间没有车辆可以通行的道路时,由于它们的易腐性,交易这些产品是困难的。在最后一栏中,样本仅限于城市价格高于农村价格的观察结果,这两种价格之间的差距合理地反映了贸易成本,下降了约2.4%。

URRAP降低了当地价格与产量之间的相关性:

综合市场的一个关键指标是当地价格对当地供应的敏感度较低。在自给自足的情况下,一个地区具有比较优势的商品价格相对较低。市场一体化削弱了当地价格与当地比较优势之间的这种反向关系。本文使用了以下的广义DID回归来研究这个问题:

其中P为价格,A为作物生产力。结果如表5所示。可以看到,当地农作物价格与当地比较优势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当村庄通了公路后,这种负相关关系显著减弱。对于没有道路连接的村庄,村庄价格对村庄产量的弹性为2.7%,而道路连接将这一估计值降低到1.7%。

URRAP增加了家庭消费: 

作者使用2011/12年和2015/16年家庭食品和非食品支出的ESS面板数据,调查了在URRAP下获得道路连接的村庄的家庭是否看到了他们的福祉的改善。估计如下DID回归:

被解释变量为村庄v的住户h在第T年在食物或非食物物品上的名义或实际的开支。结果如下表所示,在URRAP计划下,与没有获得道路连接的村庄相比,获得新道路连接的村庄的家庭名义和实际家庭消费支出均显著增加。此外,总支出和食品支出的增幅几乎相等,为12-14%。

04 

结论

在本文中,作者研究了道路如何改善市场整合和改变家庭资源配置,并使用埃塞俄比亚大规模农村道路扩建项目作为变化来源。论文表明,高贸易成本会扭曲资源配置,迫使家庭依靠自给农业,而不是基于市场力量配置资源。此外,新道路建设带来的贸易成本下降,通过打破家庭资源配置与消费之间的联系,减少了这种不合理的现象。除此之外,本文还有详细的机制检验与异质质土地的多部门李嘉图贸易模型,限于篇幅,感兴趣的读者可以阅读原文。

Abstract 

This paper estimates the welfare gains from the construction of rural roads that connect agricultural villages to market centers. I take theoretical predictions from Ricardian trade models to a rich high spatial resolution micro data on agricultural production from Ethiopia, which coincides with a period of extensive rural road construction. I estimate that the road construction resulted in an approximately 13% increase in real agricultural income, on average, and show that this increase is attributed to the mechanisms suggested in the Ricardian trade model: the prices of villages’ comparative advantage crops increased, and villages reallocated land for these crops following decreases in trade costs.

声明:推文仅代表文章原作者观点,以及推文作者的评论观点,并不代表香樟经济学术圈公众号平台的观点。
 

话题:



0

推荐

香樟经济学术圈

香樟经济学术圈

1597篇文章 1小时前更新

香樟经济学术圈由中国社科院、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等国内外青年经济学者发起。此平台主要推送国外经济学领域经典前沿论文,发布国内外经济学相关资讯,以及香樟经济学者圈的相关活动公告。 期待能够对中国经济学研究和国家政策产生一定影响。微信订阅号:camphor2014。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