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原文信息:

Martha J. Bailey, John DiNardo, Bryan A. Stuart. 2021. The Economic Impact of a High National Minimum Wage: Evidence from the 1966 Fair Labor Standards Act. 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

 

01

引言

 

1966年,美国公布了对《公平劳动标准法》(FLSA)的修正案,通过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的方式对本国的劳动力市场形成了非常可观的冲击。FLSA的历史非常悠久,早在1938年就已开始实施,它包括了针对最低工资、加班工资和童工雇佣等的一系列规定,自实施以来经历了多次修改,而1966年的修正案尤为突出,它不仅调整了最低工资水平,使之达到20世纪的最高水平,还扩大了该法案覆盖的行业范围,给美国劳动力市场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总体来看,这项修正案影响了大约910万的工人,其中大部分都处于收入最低的行业。从提薪幅度来看,该修正案将覆盖范围内的工人的名义最低时薪提高了28%,达到11.83美元(2019年美元价);从覆盖范围来看,相较于修正案通过之前,私营部门被覆盖的比例增加了14%,达到了77%的总覆盖率,而政府部门被覆盖的范围从0%提升至40%。这一修正案的实施为讨论劳动经济学的经典话题“提高最低工资的影响”提供了一个独特的契机,让我们可以在实证层面检验最低工资标准对雇佣量和工资水平的影响。同时,这项修正案的实施力度之大,影响范围之广,也使得我们能够更加深刻地理解最低工资水平带来的影响的地区及行业异质性,譬如:不同的州受FLSA覆盖的工人比例不同,这会导致实施效果的差异性吗?在本就收入水平较高的地区(最低工资标准提升较小)和在本身收入水平不高的地区(最低工资提升标准大)的实施效果是否存在不同?对新覆盖的行业里的工人的影响与修正案之前就被覆盖的行业的工人的影响一致吗?针对这些问题,作者利用其独特的数据和严谨的实证设计为我们一一解答,总体上来说,1966年的FLSA修正案使得美国整体平均工资上涨了6.5%,其中约五分之一来自于对原覆盖行业最低工资标准的提高,其余部分来自于覆盖范围的扩大和对收入更高的工人产生的溢出效应。

 

数据来源与样本选择

02

 

本文的数据取自1960年美国人口普查和1962年-1974年3月的CPS年度人口普查,样本为16-64岁的男性工人。选取如此宽泛的年龄区间是为了捕捉雇主因1966FLSA修正案而可能产生的跨年龄替代招聘行为,将女性工人排除在外是避免同时期通过的《同工同酬法》对本文的估计结果产生影响,同时,未被《联邦劳工法案》涵盖的自营业者也不在样本范围之内。为了消除通货膨胀的影响,所有的消费价格指数、工资水平和就业指数都已经换算成2019年美元价。图1展示了1966年美国整体、德克萨斯州和纽约州的时薪分布情况,第一条竖线左边的部分即为修正案通过之前就已经被覆盖的群体,两条竖线之间的部门代表1966年的修正案新覆盖的群体。图2展示了1966年各州时薪低于1.60美元的比例,可见南方州工人时薪低于1.6美元的比例远高于内陆各州。

图1 1966年的平均时薪分布 

 

图2 1966年各州时薪低于1.60美元的比例

 

03 

实证结果

 

(1)模型:基于年龄分组和行业分组的平行趋势检验

下标s代表州的分组,t代表时间,j代表行业分组,b代表出生时间分组。两个模型分别以年龄和行业为分组对数据进行了平行趋势检验,下面两图分别对应上述模型(1)和模型(2)的估计结果,横轴代表时间,纵轴代表平均时薪。其结果均显示,在1966FLSA修正案通过之前,交互项的系数始终在0左右,而在修正案通过后,不管是以年龄分组还是以行业分组,平均时薪都出现了明显的上升,表明本文的假设通过了平行趋势检验。

图3 所有行业的平均结果

 

图4 按覆盖率扩张行业分类结果

 

(2)双重差分模型:考察对时薪的影响

为了检验1966FLSA修正案的效果,本文构建了上式((3)式)进行实证检验,Y代表包括时薪、工作时间在内的一系列被解释变量,系数θ代表了修正案的影响大小,X为一系列控制变量,模型中还控制了州-年龄固定效应和年份固定效应。回归结果如下表所示,(1)列到(4)列展示了逐步加入了固定效应与人口学协变量后的估计结果,表左侧为被解释变量,包括:A.时薪的对数  B.整年的雇佣量(代表对雇佣量的长期影响) C.参考周的雇佣量(代表对雇佣量的短期影响) D.年平均工作时长。固定效应主要是为了控制学校质量的改善,以及南方州不断发展的反歧视努力人口学协变量主要包括年龄,种族,婚姻状况等。以A.时薪的对数作为被解释变量的回归结果显示,1966FLSA对时薪的提高幅度大约为39.7%,结合之前的平行趋势检验,基于此可以得到1966FLSA修正案显著提高了整体工资水平的结论。这一提升包括原本就被覆盖行业的工人的工资提升(影响1)和新包含行业的工人的工资提升(影响2),因此作者特地依据模型(2)考察了覆盖范围变化较大的行业的变化(影响2),对比高覆盖率行业和其他行业的估计结果(见图4)来看,1966FLSA修正案带来的新包含的工人的工资提升使得覆盖范围变化较大的行业有着更高的工资提升,具体数值对比为47.6%>25%。

为了检验结果的稳健性,本文还使用加权平均法重新核算了整体工资水平的变化,其方程如下所示:

θ 代表着各类工人所占比例,乘以各类工人的工资变化百分比,Wp代表修正案之前就被覆盖的群体的工资水平,Wn代表1966FLSA修正案后被覆盖的群体的工资水平,Wu代表始终未被覆盖的群体的工资水平。根据劳工部的数据,1966 年之前 FLSA 覆盖了 44% 的工人,其中 12% 的工人将直接受到最低工资增长的影响,因为他们的工资在 1.25 美元到 1.60 美元之间。根据其他研究,这些工人平均获得 25% 的加薪,意味着经济中的平均工资增长 1.3%(0.44*0.25);新参保工人(1966 年约占所有美国工人的 13%)的名义工资在某些情况下从 1967 年的不到 1 美元增长到 1971 年的 1.60 美元。如果这个群体中有一半经历了48%实际工资增长百分比,即本文估计的覆盖范围变化较大的行业的工资提升,那么整体平均工资将再增加 3.1%(0.13*0.48*0.5)。在 1966 年修正案之后,仍有 43% 的工人没有被覆盖,我们预计他们的工资将在没有失业影响且不会溢出最低工资的情况下达到均衡增长。这个群体的工资需要再增加 2%(例如,这些工人中有 20% 的实际工资增加了 24%,是受保工人的一半),将这些变化加总后,整个美国的工资水平大约提升了6%。而在本文中,1966FLSA修正案的总体提升效果为39.7%,而获得提升的工人比例为16.2%,表明全美工资水平上升了6.5%(0.397*0.162),近似等于加权法估计出来的增长幅度,表明本文的结果是稳健的。

 

(3)双重差分模型:考察对时薪的影响

通过替换被解释变量,本文还考察了1966FLSA对雇佣量和年工作时长的影响,模型依旧是(3)式,首先作者依旧进行了平行趋势检验,结果显示以雇佣量和年度工作时长为被解释变量基本通过了检验,而以参考周的雇佣量为被解释变量的检验没有通过。

再看Table 2,左侧B和D中的回归结果显示,1966FLSA修正案通过后,雇佣量减少了约0.06%,工作时间减少了166.064小时,说明1966FLSA修正案对就业产生了长期影响。而在C中,系数并不显著,说明1966FLSA修正案对就业的短期影响不明显。同时作者发现,就业效应对州-年龄固定效应很敏感,在加入这一固定效应后,模型的估计系数由正转负。其原因在于,南部各州的学校质量(以师生比例、学期长度和教师工资衡量)正在不同程度地提高,即使在没有 1966 FLSA 修正案的情况下,受影响更大的州的生产率和就业率也会有不同程度的提高。

 

(4)估计需求弹性

通过将以指标为被解释变量估计出来的系数相除,作者还估计了雇佣量和工作时长对工资变化的弹性,结果如下表所示,雇佣量和工作时长对工资的弹性均小于0,表明工资水平的提升减少了雇佣量和工作时长,而衡量短期影响的参考周雇佣量的结果依旧不显著,说明1966FLSA对劳动力市场的短期影响不明显。

(5)基于种族,年龄和教育水平的异质性分析

不同的工人具有不同的技能,而技能较低的工人(通常以受教育程度较低、年龄较小或少数种族为代表)更有可能直接受到 1966 年 FLSA 的影响。其次,由于行业集中度的区域差异或历史或制度原因(例如,农业和非裔美国工人的比例在南方都较高),不同的工人(即使具有相同的技能)可能更集中在不同的行业。由于 FLSA 根据就业行业影响了覆盖范围,因此年轻和技能较低的工人可能会受到更大的影响。最后,1966 年的 FLSA 也可能对具有不同供给弹性的工人产生不同的影响,这与种族或年龄歧视有关。下表也展示了异质性分析的结果,所有组都经历了工资增长,正如预期的那样,平均技能较低的组的工资增长幅度更大。

作者同样依次进行了平行趋势检验和弹性分析,结果如下图所示。

结论

04

 

本文研究了 1966 年 FLSA 修正案的影响,该修正案将联邦最低工资提高到 20 世纪的最高水平,同时显著扩大了该法案的覆盖范围。作者发现这些修正案导致工资大幅增加。估计表明, 1966FLSA修正案使得全国范围内工资平均增长了6.5%。尽管作者发现经济中某些群体的失业影响,但这些影响的幅度似乎相当温和。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工资效应随着时间的推移持续存在,同时对就业的影响相对稳定。在 1960 年代,最低工资及其覆盖范围的增加可能反而导致资本深化,从而提高了技术含量较低的工人的产出,并将就业重新分配给生产力更高或歧视更少的机构(Dustmann 等人,2020 年)。现有数据不允许作者研究这些工资和就业动态背后的机制,这留待未来研究。

 

 Abstract 

This paper examines the short- and longer-term economic effects of the 1966 Fair Labor Standards Act (FLSA), which increased the national minimum wage to its highest level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and extended coverage to an additional 9.1 million workers. Exploiting differences in the “bite” of the minimum wage owing to regional variation in the standard of living and industry composition, this paper finds that the 1966 FLSA increased wages dramatically but reduced aggregate employment only modestly. However, some evidence shows that disemployment effects were significantly larger among African American men, 40% of whom earned below the new minimum wage.

 

声明:推文仅代表文章原作者观点,以及推文作者的评论观点,并不代表香樟经济学术圈公众号平台的观点。
 

 

话题:



0

推荐

香樟经济学术圈

香樟经济学术圈

1297篇文章 1次访问 6小时前更新

香樟经济学术圈由中国社科院、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等国内外青年经济学者发起。此平台主要推送国外经济学领域经典前沿论文,发布国内外经济学相关资讯,以及香樟经济学者圈的相关活动公告。 期待能够对中国经济学研究和国家政策产生一定影响。微信订阅号:camphor2014。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