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推文人 | 林之阳  
原文信息:Brand, Jennie E., et al. "Parental divorce is not uniformly disruptive to children’s educational attainment."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16.15 (2019): 7266-7271.
 
前言
 
通常认为,父母离异会对孩子的成长产生不利影响,尤其会拖累孩子的学业。高考可以说是中国孩子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一次考试,在绝大多数家庭中,为了孩子能考出一个理想的成绩,父母可以说是呕心沥血、不辞辛劳。即使是夫妻感情已经破裂,为了不影响孩子的高考成绩,许多夫妻也选择隐忍多年维持婚姻。这样的观念导致了我国“高考后离婚潮”的出现。然而,勉强维持一段注定破裂的婚姻真的对孩子的学业有益吗?一个来自美国的研究或许能够为我们提供一些参考。最近一个发表于PNAS的研究在已有的研究上进行了更深入的思考。该研究发现,父母离异对孩子的学业确实具有不利影响,但是这种不利影响只存在于离异倾向低的家庭中。而对于那些离异倾向高的家庭而言,父母离异对孩子的学业并没有明显的负面影响。
 
主要内容
 
本文主要探讨父母离异对孩子学业的异质性影响。过去的研究已经证实了父母离异对孩子学业的不利影响,但往往忽视了家庭背景对这一影响的异质性作用。已有研究表明,孩子对离婚的反应因家庭的社会经济特征和幸福程度而异。比如,父母受教育程度高的孩子、白人家庭的孩子受到父母离异的影响更大。此外,与单亲家庭的孩子相比,夫妻双方冲突严重的孩子并没有生活得更好,甚至在某些方面可能更糟。作者认为,家庭中父母离异概率能够与该家庭的一系列的社会特征联系起来。在那些离异概率比较低的家庭中,离婚对孩子的负面影响可能更强,因为这些孩子不那么习惯家庭中发生负面事件。而在离异概率高的家庭中,婚姻破裂可能不会对孩子的受教育程度产生深远的不利影响,因为这些家庭中的孩子已经在高度的社会经济不稳定和家庭冲突中习惯了生活中的负面事件。
 
基于这种思路,本文研究父母离异对孩子学业的影响是如何随着家庭离异倾向的不同而变化的。通过社会经济、社会心理和家庭状况来考察家庭离异倾向,作者认为,婚姻破裂并非对所有家庭都一致地具有破坏作用。对于一些家庭而言,这样的事件只引起了很少的心理和行为响应。但对于另外一些家庭而言,这样的事件是一种意料之外的冲击,并且迫使家庭成员进行巨大的调整。离异的破坏程度取决于离异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或者预期。作者认为,尽管父母离异通常会给孩子带来不利影响,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一次离婚都会一致地对孩子产生不利影响。作者考察孩子经历父母离异对其学业的异质性影响,并指出,对于不同群体的孩子而言,离婚对孩子的学业可能产生巨大影响,可能影响适中,也可能不存在影响。
 
主要数据结果
 
首先,作者根据一系列家庭特征变量测度家庭中父母离异的概率。这些特征变量数据来自National Longitudinal Surveys(NLS)的两个子调查:National Longitudinal Surveys of Youth(NLSY)和National Longitudinal Survey’s Child-Mother file(NLSCM)。这些变量包括家庭特征因素、社会特征因素、认知心理因素和家庭结构和幸福感因素,这四类因素由43个指标组成(详情可参考原文附录Table 1)。作者发现,绝大多数指标在父母离异这一维度上存在显著差异,父母离异家庭的孩子在社会经济地位和家庭幸福程度上处于显著的劣势。根据这些指标,作者使用Logit模型对孩子在童年时期(0-17岁)经历父母离婚的概率进行了拟合,由此预测父母离异的概率。总体而言,模型拟合结果和以往文献的结论一致,比如,父母受教育程度和家庭收入与离婚概率负相关、父母人种差异与离婚概率正相关等等,详细的拟合结果可参考原文附录Table 2。根据这一拟合结果,作者对各家庭的离婚概率进行了预测,作为该家庭的离婚倾向得分。
 
作者设置了三个虚拟变量考察孩子的学业情况,分别考察18岁时是否完成高中学业、19岁时是否进入大学和23岁时是否完成大学学业。本文样本为在2012年至少18岁的孩子,作者使用线性概率模型估计父母离异对孩子学业的影响,图1报告了结果。图1 中,左侧未调整的效应(unadjusted effects)为未在线性概率模型中控制离婚倾向得分而估计得到的处理效应,右侧调整的效应(adjusted effects)则来自控制了离婚倾向得分的线性概率模型。由该图可知,在童年时期经历父母离异的孩子在高中学业完成率、进入大学概率和大学学业完成率上分别低8%、12%和11%。控制了家庭离婚倾向之后,处理效应有所降低,但依然显著。由此可见,和以往研究一致,离异家庭的孩子在学业上处于劣势。
 
 
接着,作者考察了离婚的效应是否会随着父母离异倾向而变化。图2报告了局部多项式配对平滑(matching-smoothing)的结果,x轴表示连续型离异倾向得分,y轴表示父母离异对孩子教育获得的处理效应。由该图可知,父母离异对孩子学业的负效应在离异倾向得分最低时最强。随着离异倾向得分提高,负效应逐渐降低,甚至在离异倾向极高时,父母离异对孩子的学业存在一定的积极影响。
 
对父母离异倾向进行分组后,考察离异对孩子学业的处理效应的异质性,图3报告了结果。与图2一致,分组分析同样表现出了离异倾向和处理效应大小的相关性。在父母离异倾向低和离异倾向中等的家庭中,离异给孩子的学业完成水平带来了显著的负效应,但中等离异倾向家庭的负效应更弱。而在父母离异倾向高的家庭中,离异对孩子学业的影响并不显著。
 
 
值得注意的是,离婚具有很强的自选择特征,作者在敏感性分析中对这一问题进行了讨论,发现本文的结论是稳健的。限于篇幅,本推文不对这一部分内容进行介绍,有兴趣的读者请参考原文。
 
总结和讨论
 
严格来说,本文应属于社会学研究的范畴。但是本文思考的故事既现实又有趣,也与一些经济学和管理学的研究紧密相关,确实值得我们参考。在本文中,作者发现,离婚对孩子学业的影响并非总是具有破坏性的,以往的研究所发现的父母离异对孩子学业的负面影响只存在于离异倾向低的家庭中;而对于离异倾向高的家庭,父母离异对孩子学业并没有造成显著的冲击。作者的解释是,对于父母离异倾向低的家庭,家庭不稳定并不常见,父母离异可能会促使这些条件相对优越的孩子产生一种强烈的剥夺感,会让他们感到震惊,从而冲击他们的学业。相反,对于那些父母离异倾向高的家庭,高度的社会经济困难和家庭内部冲突都是正常现象。对于这些家庭中的孩子来说,父母离异只是他们童年时期面临的许多不利的社会经济事件和家庭事件之一,这使得离异这样的特定事件并不那么具有破坏性。因此,作者实际上强调了家庭环境对孩子学业的影响,父母离异对孩子学业造成的影响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孩子所处的家庭环境。从这个角度来看,那些为了孩子高考而勉强维持的婚姻并没有持续下去的必要,除非夫妻二人能够为了孩子高考而长期维持表面和气,否则充满冲突的家庭内部环境比离婚本身更为有害。有意思的是,本文也能为勉强维持婚姻的不必要性提供一些小证据,作者发现,在父母离异倾向低但是父母离异的家庭中,约有54%的孩子进入大学,而在父母离异倾向高但是父母没有离异的家庭中,约有43%的孩子上大学(详情参考原文Table 3)。换言之,从概率上说,家庭环境差但是勉强维持的婚姻对孩子学业的帮助不如那些环境较好的单亲家庭。总之,为了自己,为了孩子,婚姻破裂别勉强,该离就离吧。
 
Abstract
 
Children whose parents divorce tend to have worse educational outcomes than children whose parents stay married. However, not all children respond identically to their parents divorcing. We focus on how the impact of parental divorce on children’s education varies by how likely or unlikely divorce was for those parents. We find a significant negative effect of parental divorce on educational attainment, particularly college attendance and completion, among children whose parents were unlikely to divorce. Families expecting marital stability, unprepared for disruption, may experience considerable adjustment difficulties when divorce occurs, leading to negative outcomes for children. By contrast, we find no effect of parental divorce among children whose parents were likely to divorce. Children of high-risk marriages, who face many social disadvantages over childhood irrespective of parental marital status, may anticipate or otherwise accommodate to the dissolution of their parents’ marriage. Our results suggest that family disruption does not uniformly disrupt children’s attainment.
话题:



0

推荐

香樟经济学术圈

香樟经济学术圈

1297篇文章 1次访问 6小时前更新

香樟经济学术圈由中国社科院、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等国内外青年经济学者发起。此平台主要推送国外经济学领域经典前沿论文,发布国内外经济学相关资讯,以及香樟经济学者圈的相关活动公告。 期待能够对中国经济学研究和国家政策产生一定影响。微信订阅号:camphor2014。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