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投资扭曲和家庭生产如何影响经济发展?

投资扭曲和家庭生产如何影响经济发展?

推文人 | 钟粤俊 
推文信息:Parente, S.L., Rogerson, R. and Wright, R., 2000. Homework in development economics: Household production and the wealth of nations.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08(4), pp.680-687.
Parente, S.L., Rogerson, R. and Wright, R., 1999. Household production and development. Economic Review-Federal Reserve Bank of Cleveland, 35(3), pp.21-35.
 
一、文章的逻辑思路
 
文章做啥:2篇文章讲的故事相同,JPE这篇文章写得很精炼,毕竟浓缩的是精华。Eco Rev这篇文章写的很详细,从简单到复杂的展开,是JPE这篇文章详细的版本。基于如下两个事实特征:第一,各国生活水平差异很大,但二战后,差异保持在较稳定的水平;第二,实现相同收入翻番的目标,早发展的国家所需的时间会比晚发展的国家更长。文章将家庭生产引入新古典增长模型(下文简称家庭生产模型),量化分析资本投资扭曲如何影响经济发展、社会福利等,检验资本投资扭曲能多大程度的解释跨国收入水平差异。
 
Intuition:相比于传统的新古典增长模型(指没有家庭生产的标准模型,下文简称标准模型),家庭生产模型的代表性个体更愿意将资源从市场活动(market activity)中转移出来以应对资本投资扭曲,即影响资本积累的政策可能同时改变市场和非市场部门活动的组合结构,因此,资本投资扭曲对家庭生产模型的影响更大。标准模型需要足够大的资本投资扭曲才能导致收入达到给定的差异(generate a given income difference),因为代表性个体在市场上工作的时间并不会由于资本投资扭曲而改变,故跨国的人均产出差异受人均资本差异影响。然而,在家庭生产模型中,相同的资本投资扭曲可能不改变代表性个体总的工作时间,但会改变其在市场和非市场部门间的工作时间配置,故人均产出的差异除了受人均资本影响,还受个体市场工作时间差异的影响。换句话说,资本投资扭曲不仅直接减少了家庭生产模型的资本积累,还改变市场和非市场活动的组合结构,故其影响比标准模型更大。
 
文章发现:家庭生产模型框架下,资本投资扭曲是导致跨国收入差异主要原因之一。基于该量化分析发现:首先,扭曲和未扭曲经济相比,市场产出、市场资本、市场消费和市场生产时间减少,但家庭消费和家庭生产时间增加。其次,投资扭曲降低了产出水平,但真实的产出比率低于市场可测算的产出比率,即实际产出差异比可观测差异小。最后,投资扭曲对社会福利产生很大的影响,使社会福利损失。
 
二、事实和背景说明
 
首先,各国生活水平的差异很大,Summers and Heston(1991)指出,最富裕国家的人均收入比最贫穷国家高约30倍(见Figure1,横坐标是年份,纵坐标是最富裕和最贫穷国家人均收入水平之比)。我们感兴趣的问题是,为什么收入差异会这么大?一个解释是,国家间的资本存量差异导致收入差异。其中,一些国家的资本存量较低的原因是存在资本积累政策扭曲(Barriers)。
其次,将美国1985年人均GDP的1/10定义为基准人均产出y ̃=$2000,Figure2横坐标给出各国达到人均收入水平y ̃=$2000的年份(所有人均GDP换算为1990年美元价格),纵坐标给出各国实现y ̃翻番(y ̃变为2y ̃)所需的时间。从Figure2可知,人均收入更早达到y ̃=$2000的国家,收入实现翻番的时间要比更晚时期人均收入达到y ̃=$2000的国家长。因此,虽然前沿(frontier)国家按给定的速度增长,但落后的国家仍有可能快速进步,也成为前沿国家。这意味着,一些国家或地区由于政策或制度的扭曲,导致其收入水平相对较低,可以通过减少政策扭曲实现追赶目标。
上述事实特征引出了作者所关心的问题和对解决问题的理论模型的选择——外生增长模型(Exogenous Growth Model)。一方面,内生增长理论模型(Endogenous Growth Model)会将资本投资扭曲差异转化为经济增长率的差异,但通过前面的2个特征事实,经济增长率的差异并非永久性的,因为收入水平差异在二战后就比较稳定。另一方面,即使资本投资扭曲和增长率随时间变化,内生增长模型仍无法解释为什么更晚时期达到人均产出y ̃=$2000的国家能更快的实现收入翻番。因此,采用国家以相同的增长率增长的外生增长模型更合适,即一些国家落后是由于存在制约收入快速增长的特定政策导致,一旦改善制约的因素,便可实现收入的快速增长,通过该模型可以知道产生收入差异的原因。
 
三、理论模型
 
本文将Becker(1965)的家庭生产理论引入新古典增长模型,在此框架下检验资本投资扭曲政策如何影响国际收入差异。Eco Rev这篇文章对比了不同类型的理论模型,在标准模型(标准的新古典增长模型)的框架下,资本投资扭曲并不能很好的解释跨国收入差异;但是在家庭生产模型框架下,资本投资扭曲能较好的解释跨国收入差异。
 
在开始理论模型构建之前,先对家庭生产做个定义。经济学文献所定义的家庭生产主要包括家庭食品生产活动(Food activities。例如,准备餐饮活动、清洁活动和食物保存等,但不包括吃饭活动),照料房子及其周围环境,衣物等的烫、洗和缝补工作,对家庭成员的看护和身体健康的照料、辅导工作等(更详细的分类说明参阅Ramey, V.A. and Francis, N., 2009. “A century of work and leisure”. 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 Macroeconomics, 1(2), pp.189-224.在文章的Table1. Activities Always Classified as Home Production)。
 
四、参数校准&量化分析
五、读后感
 
虽然这2篇文章比较旧,但很经典,更多的精彩内容和写作艺术请务必阅读原文。家庭生产反映为时间配置,该文献也是结构转型里很重要的文献,其思想贯穿宏观和微观。存在摩擦的情况下,家庭生产的存在会放大摩擦对经济发展和结构转型的影响。在阅读的过程中,我也有一些小思考:
 
1、文章只讨论家庭生产与市场生产部门,简化了分析,在实际的应用种,可以将其拓展成多市场生产部门的研究,从家庭效用函数引入摩擦讨论问题,例如税率问题带来的家庭约束行为变化。例如,Rogerson(2008)JPE的文章就是这个做法,具体可参阅香樟推文的第1391篇。
 
2、同中国的利率管制相结合分析,看分部门的利率管制带来的影响效应有多大。关于中国利率管制的文献可看:陈斌开、陆铭,2016:《迈向平衡的增长:利率管制、多重失衡与改革战略》,《世界经济》第5期,第29-53页。
 
3、如果家庭生产部门的生产并不需要资本投入,主要依赖劳动时间投入,资本投资扭曲的解释作用会怎么变化?
 
Abstract
 
We introduce home production into the neoclassical growth model and examine its consequences for development economics. In particular, we study the extent to which one can account for international income differences with differences in policies that distort capital accumulation. In models with home production, such policies not only reduce capital accumulation but also change the mix of market and nonmarket activity. Hence these models can generate larger differences in output than standard models for a given policy differential. We also show how the welfare implications change when we incorporate home production.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