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一文看懂MMT|Modern Monetary Theory是个什么鬼?

一文看懂MMT|Modern Monetary Theory是个什么鬼?

推文人 | 许文立(安徽大学经济学院/CIMERS)
 
讨论起源于微信群里的问题:那个MMT跟中国旧体制的区别是什么?
 
首先,MMT是个什么鬼?据说最近很热门,的确,Twitter上一大帮经济学老司机们都在讨论它。政府经济部门的头头们也在讨论它。那它到底是个什么鬼?今天,我们就基于上述几篇文章(主要基于Matthews的两篇文章)来介绍,并讨论一下MMT。
 
故事的开端:2001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想要举办一场“集体学习”,因此,邀请James K. “Jamie” Galbraith教授去白宫做一场关于预算盈余的讲座。这场白宫的“集体学习”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大部分人都认为预算盈余是件好事,因为我们可以有机会来降低国家债务,减税,稳定利润或者实施新的财政支出项目,而Galbraith教授则将预算盈余视为“洪水猛兽”:如果政府运行预算盈余,那么,货币就会在政府的“口袋里”积累,而不是在普通人和企业手里——在这些代理人手里则会对经济有利。
 
全球金融危机,尤其是欧债危机的爆发,让Galbraith教授的讨论又回来了。现在的问题是赤字是不是真的很重要,它以什么方式显示出重要性?为此,全球经济学家已经开始分化:“赤字鹰派”想要削减支出,增加收入以减少赤字,而“赤字鸽派”则延缓紧缩措施,直到经济复苏为止。可是,Galbraith教授“们”则属于“赤字猫头鹰派”,他们不认为需要平衡预算。基于此,政策制定者跟随哪一边则会直接影响到我们经济的方方面面。所以这个问题十分的火热,参见Blanchard(2019),Summers(2019)就可见一斑。
 
那么,这个故事跟MMT又有什么关系呢?正如Matthews所言:如果“猫头鹰派”的理论——也就是MMT,或者Modern Monetary Theory是正确的,那么,我们所知的关于预算,税收和储备的理论就都是错的。
 
简而言之,MMT认为,发行自有货币的国家从来都不会像普通人和企业那样把“钱花光(run out of money)”。
 
澳大利亚经济学家Mitchell发明了Modern Monetary Theory(MMT)这个名字。目前,L. Randall Wray,Warren Mosler等经济学家也都支持该理论。但是,美联储主席Powell,Larry Summers和Rogoff等则反对该理论。
 
一、起源
 
MMT可以追溯至约翰. M.凯恩斯。在《货币专题论文》“A Treatise on Money”中,凯恩斯推断,所有的现代国家都有能力决定什么是货币,什么不是。也就是说,货币是国家的创造物。这也是MMT的核心。在“法币”体系中,所有的货币最终是被政府创造的,政府印钱,并将其投入流通。因此,政府有“用之不尽的钱”。
 
但这并不意味着就不需要税收了。事实上,税收对于整个体系的运转至关重要。纳税强迫人们使用政府印的钞票。当然,税收有时候也会防止经济过热。如果消费需求超过产品供给,价格就会上升,通胀就会出现。这个时候,税收会减少支出,并降低价格。
 
如果MMT理论是正确的,那么,政府拿走的货币量用来匹配其支出量就不成立(也就是,无需预算平衡)。因此,这种理论的追随者就提倡在衰退期,大量的减税,增加赤字支出。
 
二、理论分化
 
赤字支出可以抵抗经济衰退的想法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这也是凯恩斯的《通论》的核心观点。这也是2009年一系列财政刺激措施的首要原理,也是凯恩斯主义的理论基础(例如,C. Romer, P. Krugman等)。
 
凯恩斯主义的分化要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一部分经济学家——希克斯,萨缪尔森等尝试将凯恩斯的观点合并到古典经济学。希克斯建立了IS-LL(现代版本是IS-LM)模型来概述凯恩斯的理论,而萨缪尔森则试图将凯恩斯的宏观经济学与传统微观经济学进行融合。直到今天,“新凯恩主义者们”——曼昆,D. 罗默和布兰查德仍在寻找方法夯实凯恩斯主义宏观经济理论的微观基础。
 
而当代货币理论学家则紧紧抓住“后凯恩斯主义者”——Joan Robinson(罗宾逊), Nicholas Kaldor (卡尔多)和Hyman Minsky(明斯基)所创立的分析框架和理论基础。他们认为萨缪尔森的理论失败了,因为“不存在银行部门”。当然,这可能也是因为Wray的博士论文就是明斯基指导的,Galbraith是罗宾逊和卡尔多在剑桥大学的学生。
 
虽然,MMT理论的支持者将凯恩斯作为他们的出发点,并提倡在衰退期采取积极的赤字支出,但是他们并不是典型的凯恩斯主义者。甚至主流的凯恩斯主义者也开始接受一些MMT理论的核心观点,例如Krugman认为在繁荣时期采取较大的预算赤字会导致恶性通胀。曼昆承认政府确实有花不完的钱。
 
但是这仅仅只是从技术层面来讲——政府会印钱,而且永远不会违约。但是,风险在于这会引发非常高的通胀,进而使得银行体系破产。这也成为MMT理论争论的焦点——如何、什么时候、甚至是否需要消除当前的预算赤字?
 
当政府执行赤字支出,它会发现债券。如果债券负担过重,那么,债券的购买者会要求更高的利率,政府不得不负担更多的利息支出,这又会加重债务负担。为了避免这个恶性循环,央行——管理国家货币供给,信贷,并居于金融体系C位的部门就会低利率的买债券,并绕开私人市场。但是,央行又被禁止从财政部直接购买债券——一个法律约束,而非经济约束。那么,央行就会通过印钱来间接的购买债券,这就意味着货币供给会增加。随之而来的是,通胀上升。
 
因此,通胀的风险让主流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达成了关于预算赤字的共识:在中期,保持预算平衡,即让赤字维持在一个较小的水平。MMT的经济学承认赤字有时会导致通胀。但是这只会在完全就业的时候发生。
 
MMT的经济学家认为,当前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不会有效果。因为美联储通过公开市场购买短期政府债券来降低短期利率。如果短期利率达到ZLB,联储又通过印钱来开始“量化宽松”,或从持有长期政府债券的私人部门进行大规模资产购买。而根据MMT理论,美联储的上述行为仅仅只是“会计账簿操作”(做账),并不会增加美国家庭的收入,当然也不会导致通货膨胀。
 
三、理论差异
 
那么,下面来谈谈MMT理论与标准的主流理论关于赤字、通胀和完全就业的差别。
 
在标准的理论中,政府征税,然后用它们来为公共支出融资。为了弥补支出缺口,政府会发行债券来向投资者借钱。但是这种借贷有一个很大的缺点,那就是预算赤字会增加贷款需求,因为除了私人需要贷款外,政府需要额外需求一笔贷款。这就会使得贷款更加昂贵:平均利率上升。
 
对于政府而言,这会产生一笔额外的成本负担。对于私人部门也是一样的,即家庭较少抵押贷款,企业减少贷款投资,经济增速就会减缓——著名的“挤出效应”。
 
如果事情真的如上所述,其实政府有一些工具手段来应对,但是主流经济学则从来都不喜欢:金融抑制(用管制来强行压低利率);印钱来支付利息(会有恶性通胀风险);债务违约(这会使得未来利率恒久性的提高,因为投资者需要违约风险溢价)。
 
在MMT看来,他们采用内生货币理论来反驳私人部门和政府竞争的可贷资金供给会枯竭的观点。在MMT理论家看来,银行贷款本身会创造出货币来满足市场对货币的需求,这就意味着当政府贷款增加时,促使利率上升的政府和私人部门之间贷款并没有一种确定的取舍关系。
 
MMT超越内生货币理论,认为政府只要拥有主权货币,它就从来都不会违约。因此,MMT对政府征税和支出机制和机理的理解是税收和债券不会,也确实不能直接为支出融资。相反,政府是通过创造货币来为公共支出融资。
 
那么,在MMT看来,政府为什么还要征税呢?这是因为:第一,税收让本国居民使用政府发行的货币,因为他们不得不用主权货币来支付税收;第二,税收是政府用来控制通胀的一种工具,它们把钱从经济中抽走,以此来维持价格。
 
那政府为什么要发行债券呢?MMT认为政府发行债券并不是完全必要的。而Mitchell/Wray/Watts MMT课本中指出,政府发行债券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利率下降得太低。他们认为,政府支出会增加更多的钱到银行账户中,从而增加银行体系的“储备”。“储备”会收取一个较低的利率,从而将总体利率降低。如果,央行想要提高利率,它会将政府债券卖给银行。而政府债券利率高于储备利率,进而推高总体利率。
 
因此,基本的结果就是税收小于政府支出,紧接着的发债也不是一个问题。政府赤字的主要约束时通胀,当时当通胀较低的时候(金融危机后的低通胀),这也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MMT也合并了Wynne Godley的“部门平衡”框架来分析赤字。这一框架认为,政府赤字通常需要私人部门的储蓄来应对。
 
如果政府真的可以无限地印钱,那么,反对者就会质疑:
 
1、出现恶性通胀。
 
2、完全不同于主流经济学。
 
MMT的回应很简单,该理论的方法不会导致恶性通胀,因为会采取控制通胀的措施。即税收有时候可以用来控制通胀,因此,防止通胀要求通过增加税收来削减赤字支出。但是更高税收所导致的更低通胀并不是降低赤字的结果;更低赤字仅仅是人为的选择来提高税收抵抗通胀。
 
在标准宏观经济理论中,货币政策旨在追求完全就业和价格稳定,而财政政策则是刺激总需求,使得经济持续增长。但是在MMT中,财政当局应该负责上述所有目标。因为在MMT看来,利率总应该设在在0处,因为政府发行的债券不是必须的。
 
总而言之,通胀不会在较高总需求时出现,因为税收会起到冷却剂的作用。
 
如果利率为0,那么,如何实现充分就业呢?
 
在主流理论中,提高利率来对抗通胀,这会使得经济增长放缓,进而使得一些人失业,从而创造了一个失业者“缓冲池(buffer stocks)”。这个缓冲池就是降低通胀的成本——即著名的“菲利普斯曲线PC”。
 
而在MMT中,工作保障(the job guarantee)中的人也充当着类似的缓冲池作用。当政府通过更高的税收或其它一些管制方法降低总需求,使得人们失业,然后进入了工作保障状态——不同于失业。而工作保障可以作为一种自动稳定器作用,然后失去工作者花掉口袋里的钱,并帮助消除衰退。因此,设立最低工资作为工资保障工资非常重要。
 
核心参考文献
 
Matthews, 2012, Modern Monetary Theory is an unconventional take on economic strategy, The Washington Post.
 
Wren-Lewis, 2018, Why should someone who is anti-austerity care about debt?, Voxeu
 
Blanchard, 2019, Public Debt and Low Interest Rates, PIIE
 
Matthews, 2019, Modern Monetary Theory, explained, A very detailed walkthrough of the big new left economic idea. Vox
 
Summers, 2019, Further Thinking on the Costs and Benefits of Deficits, PIIE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