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美国的贸易失衡与结构变迁

美国的贸易失衡与结构变迁

 

推文人 | 张谦
原文信息:Kehoe T. J., Ruhl K. J., and Steinberg J. B., (2018). Global Imbalances and Structural Change in the United States,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26(2): 761-796.
 
一、研究背景
 
在之前的推文中,我们了解到一个国家或地区结构变迁的主要动因包括收入效应、相对价格效应、投入-产出联系以及贸易。虽然很多研究在一般均衡框架下测度了这四种因素对结构变迁的影响,但是较少在动态框架下探究产业结构变迁的内在规律。本文以美国为例运用动态一般均衡模型探讨了美国的贸易失衡对结构变迁的影响。
 
由于美国人民和政府大幅举债,在1992-2012年间美国的国际投资净额下降了4万亿。与此同时,美国商品部门的就业份额也出现了大幅下降(如图 1所示)。据此,很多学者认为,贸易赤字是导致美国商品部门就业份额下降的最主要因素。据此,他们推断,如果能够使得贸易回归平衡,那么商品部门就业份额下降的趋势将得到扭转。为了准确反映贸易赤字对结构变迁的影响,本文除了考虑上述主要动因外还将储蓄过剩(Saving Glut,即世界其他地区储蓄需求的不断增加)纳入模型之中。同时,根据产品能够被国外类似产品替代的难以程度,本文将美国经济分解为商品部门、服务部门和建筑部门三大部门(如图2所示)。从图2可以看出,考察期内商品部门的劳动生产率最高,并一直处于上升态势;服务部门的劳动生产率虽也处于上升态势,但增长相对于商品部门更为缓慢;而建筑部门的劳动生产率则表现出波动性下降的趋势。
通过对1992-2012年美国的现实数据进行分析,美国经济的主要特征可以概括如下:(1)美国的借贷先增后减;(2)商品部门的劳动生产率最高;以及如下事实:(1)实际汇率先升后降;(2)商品部门推动贸易总额的动态变动;(3)商品部门的就业稳步下降,建筑部门的就业份额先增后减。
 
基于以上特征和事实,本文作者运用动态一般均衡模型详细刻画了美国经济,并从多个方面对传统模型进行了拓展:(1)在动态框架下进行分析;(2)考虑家庭和政府两个决策主体;(3)考察国外借贷,从而将债券市场考虑其中;(4)服务可贸易。
 
二、分析过程
 
 
三、总结
 
图4汇总了两种模型对商品部门就业份额下降的解释力度。其中,考虑储蓄过剩的基准模型的能够解释99.2%的就业份额的下降,而不考虑储蓄过剩时模型的解释力降低为84.1%。最终,贸易赤字对商品部门就业份额下降的影响程度仅占到了15.1%,从而本文作者认为,贸易赤字并非商品部门就业份额下降的“元凶”,从而通过偿还债务使贸易回归平衡的策略并不足以扭转商品部门就业份额的下降。根据本文的理论模型,促使商品部门就业份额下降的最主要因素是部门间生产率差异。与图2三个部门生产率的变动趋势相仿,该结论印证了本文的分析结论,即商品部门生产率的快速提高促使了其就业份额的不断下降。另外,本文作者还从投入-产出结构、全球性储蓄过剩/国内储蓄匮乏等方面作了稳健性检验,并以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来解释继2002年实际汇率下降后美国借贷水平持续增长的原因。
 
Abstract
 
Since the early 1990s, as the United States borrowed heavily from the rest of the world, employment in the U.S. goods-producing sector has fallen. We construct a dynamic general equilibrium model with several mechanisms that could generate declining goods-sector employment: foreign borrowing, nonhomothetic preferences, and differential productivity growth across sectors. We find that only 15.1 percent of the decline in goods-sector employment from 1992 to 2012 stems from U.S. trade deficits; most of the decline is due to differential productivity growth. As the United States repays its debt, its trade balance will reverse, but goods-sector employment will continue to fall.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