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父亲的失业会影响年轻成年子女的特性吗?

父亲的失业会影响年轻成年子女的特性吗?

推文人 | 张健 
原文信息:Angelini, V., Bertoni, M. and Corazzini, L. (2018), "Does paternal unemployment affect young adult offspring’s personality?", Journal of Human Capital, Vol. 12, No. 3, pp. 542-567.
 
引言
 
最近的经济学和心理学研究表明,个人特性对社会经济产出有重要的影响力。众多的研究者发现,个人特性对工作表现、工资、学历、寿命、身体健康和犯罪行为有重要的影响。包括特性在内的非认知能力对劳动市场和社会行为的影响足可以和认知能力一比高下。
 
心理学研究表明,个人特性在成年早期的几年中仍然是可以塑造的,随后保持相对稳定。但是,对于不同的社会因素或积极的消极的生活事件在一个人的成年早期是如何塑造个人特性的实证分析并不多。基于这样的不足,本文通过利用德国社会经济纵向(SOEP)数据,使用大五特性方法(big five model)和增值模型(value-added model),从父亲失业的影响这一角度切入,分析父亲失业如何影响成人子女的个人特性。分析发现父亲的失业能够使成年子女变得更加谨慎和具有更少的神经质特性。
 
数据
 
本文所使用的数据来自德国SOEP2015追踪调查数据。此数据的调查始于1984年,调查对象每年涉及约22000位成人(17岁及以上)和12000个家庭。调查内容除了涉及基本的人口统计资料外,还涉及健康、经济状况、福利状况、偏好及个人特性等内容。本数据的一个优点在于即使成员离开原始调查家庭,仍然会对其进行追踪调查。在调查中,SOEP分别在2005,2009,2013年实施了三次大五人格特性问卷调查。
 
为了后续分析,在最终使用的样本中,作者作了一些限制:只使用2005、2009、2013年的样本,2005和2009作为基期样本,2009和2013是相对应的追踪样本;基期样本中只保留年龄在17-25岁的且其父亲为63岁以下的样本;只保留父亲在四年追踪期间一直存在且只在私人公司工作的样本;删除母亲不在调查中的样本。
 
大五人格特性:开放性、谨慎性、外向性、亲和性、神经质作为结所要考察的结果变量。在问卷中,针对每个结果变量都有三个同意程度细分问题,一到七表示同意程度。作者在使用相关数据时,对每个回答者的每个结果变量取了平均分数值,并标准化为均值为0方差为1。
 
模型
 
结果与稳健性检验
 
主要的回归结果如Table 5所示:
每一列报告父亲失业对青年子女大五特性的干预组平均因果效应(ATT)。根据添加的控制变量的不同,父亲的失业对子女谨慎性的影响显著为正,且影响介于0.229到0310个标准差的范围内。同时父亲的失业有降低子女神经质特性的作用,这种影响介于0.138到0.222个标准差的区间内。但是结果显示父亲失业对开放性、外向性、亲和性没有显著的影响。同时,作者也分析了母亲失业对青年子女大五特性的影响,但是并未观测到任何显著的影响。
 
作者为了证实研究结果的稳健性,进行了几种不同方式的稳健性检验:对大五特性使用不同的测量方法; 为了验证结果不受极端值得影响,使用了稳健性回归和simulation exercise; 使用了依赖于adjusted propensity score weighting和entropy balance weighting半参数估计方法。检验结果均显示原实证研究结果是稳健的。
 
结论
 
本文通过使用德国社会经济纵向数据,利用增值模型识别了父亲在青年子女早期阶段的失业对其特性产生的影响。本研究发现,父亲的失业能够提高子女的谨慎性和降低子女的神经质特性。并且作者通过一系列的稳健性检验进一步阐明了结果的可靠性。同时,作者进一步通过探究结果产生的机制后发现,父亲的失业之所以让子女变得更加谨慎是因为父亲的失业让子女转变对工作的态度以防止像父亲一样失业。
 
Abstract
 
Using longitudinal data from the German Socio-Economic Panel (SOEP), we analyze the impact of paternal unemployment on the “big five” personality traits of young adult offspring aged 17–25. Results from longitudinal value-added models for personality show that paternal unemployment makes offspring significantly more conscientious and—to a smaller extent—less neurotic. The uncovered effects are robust to the presence of selection on unobservables and correlation between the error term and the lagged outcome. We also discuss heterogeneous effects and the potential mechanisms behind our findings.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