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家庭成员对母亲劳动供给决定有何影响?

家庭成员对母亲劳动供给决定有何影响?

推文人 | 彭浪川 
原文信息:Nicoletti, Cheti, Kjell G. Salvanes, and Emma Tominey. 2018. "The Family Peer Effect on Mothers' Labor Supply." 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 Applied Economics, 10 (3): 206-234.
 
研究背景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几乎所有发达国家女性劳动参与率都大幅提高,这主要是由母亲参与工作导致的。这要归功于儿童看护服务的出现,文化的变迁,避孕措施的引入,以及其他一些政策变动。然而,最近几十年,女性劳动参与率水平的增长速度逐渐放缓,但全职工作母亲的比例增加了。本文中,作者例如挪威的政府数据(administrative data),提出母亲工作时间的加长受到了家庭成员(其他同辈母亲)的影响。在有小孩后,母亲的工作决定会长期影响她今后的人力资本,收入和受雇佣前景,以及孩子的成长。有两种母亲的工作决定受同辈家庭成员影响的渠道:一是信息的交流,即母亲不确定工作会对孩子造成怎样的影响而去询问家庭成员中其他母亲;二是模仿效应,即母亲会模仿其他家庭成员在生产后回到职场的做法。
 
过去的文献研究了亲姐妹对母亲工作决定的影响,本文中作者扩大了范围,研究了亲姐妹和表/堂姐妹的影响。
 
研究方法
 
作者使用了工具变量来解决内生性的问题。家庭成员的工作时间被工具变量--邻居母亲的平均工作时间--所替换。家庭成员的邻居的工作时间不会影响到母亲本身的工作时长,但会间接通过影响家庭成员的工作时间来影响。
 
基本回归方程如下所示:
其中,y是每周工作时间,y-i是家庭其他同辈母亲成员的每周平均工作时间。X是一系列控制变量。数据范围是挪威,1960-2010,由挪威统计局收集。数据的特别之处是提供了家庭成员的关系信息,可以将同一个家庭内的人指认出来。邻居的定义是邮政编码一样的所有人群。这里母亲的定义是在过去1-5年内生产的女性。
 
研究结果
 
主要的实证结果如下表所示:
因变量是生产后1-7年内分别每周的工作时长(共7个)。可以看到,家庭成员平均每周多工作一小时,会影响母亲每周多工作约0.5小时。但可能存在着内生性的问题。因此,作者使用了工具变量,结果更加明显。
 
作者随后还分析了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影响的发生,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查看原文。安慰剂测试也放在了文章的最后一部分。
 
Abstract
 
The historical rise in female 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has flattened in recent decades, but the proportion of mothers working full-time has increased. We provide the first empirical evidence that the increase in mothers' working hours is amplified through the influence of family peers. For identification, we exploit partially overlapping peer groups. Using Norwegian administrative data, we find positive and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family peer effects but only on the intensive margin of women's labor supply. These are in part driven by concerns about time allocation from early childhood and concerns about earnings from age five.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