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为了升迁的污染

为了升迁的污染

 
推文人 | 彭文威
 
原文信息
 
Jia R. Pollution for promotion[J]. 2017.
 
导言
 
本文利用中国的污染数据为政治激励对环境的影响提供了经验证据。通过利用省级长官与中央关键领导人的联系的差异,作者发现省长与中共高层有联系会使得当地的污染更加严重(污染用卫星数据或官方公布的数据)。在发电行业中,作者还发现,在一些水流落差小的省份中,如果省长与中央高层联系更紧密会更多的是要燃煤发电。同时,与中央高层的联系还会通过提高污染的边际收益来影响升职激励。
 
理论模型
 
在模型中,省长(local governor,GL)为了获得升迁会,会尽量满足中央政府(Central Government,GC)的要求,与传统的 Career-concerns 模型不同的是,作者检验了在考虑仕途的情况下GL面临的两个选择,一是选择与他的拥有的资源正相关的努力程度,二是如何将他的资源在 Clean input 和 dirty input 之间进行分配。
 
作者重点考虑升迁激励,借用柯布-道格拉斯生成函数结合比较静态分析,在均衡条件下得到两个预期:
 
1)与中央高层的“联系”对污染物排放有正的效应。
2)不仅Clean input 的相对价格(高)会提高污染排放,并且这个效应在有官员“联系”的情况下会更大。
 
实证模型
 
根据理论模型中的第一个预测,作者期望看到的是官员联系会增加污染;对于第二个关于不同技术(dirty and clean)替代的预测,作者利用发电行业中水力发电和火力发电的替代进行实证检验。预期结果是,水位落差小的地方会增加火力发电的使用并且这一效应在“与上边有联系”的省长所在省作用更大。
 
数据
 
污染数据有2000年以来的月度卫星数据和1993年以来的官方公布数据,本文关注那些更可能影响经济结果的官员,所以将那些任职不超过两年的官员剔除,最后得到1993-2010年间30个省份的114个官员的数据。
 
关于联系变量(Cijt)的定义,分为三种类型,1)曾经是一起工作的同事;2)大学同学;3)同乡。对于每一种联系,我们使用两种方法定义Cijt变量,1) 虚拟变量,i省的省长j 与t年在位的中央政治局常委至少有一种联系即为 1 。2) 衡量i省的省长j 与t年在位的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联系种类数量(number)。
 
作者使用以下DID进行实证检验。
动态效应:
结果发现在与中央首长发生联系之前没有系统性的效应,而在产生联系之后对污染有显著的正效应。更有趣的是,这种显著的正效应往往在发生联系的第一、第二年更强,这与省长任职周期较短的现实相吻合(平均任职长度为4年)。
 
稳健性检验
 
1)使用官方公布的污染数据进行回归。
2)使用联系的数量进行回归
3)剔除华北平原样本
 
落差,“关系”和火力发电
 
作者对以下方程进行估计:
 
其中,Less 为虚拟变量,当一省水位落差在所有省份75分位以下时为1,否则为0。值得注意的是,此回归方程为 with-province 设定。回归结果如下:
 
结果表明,有联系与否的确会影响官员对发电技术(水力或火力)的选择,在同样属于低水位落差的省份中,有“关系”的官员会增加大约13% (第6列第一行)的火力发电,大约是低水位平均效应(第2列第三行)的3-4倍。
 
结论
 
本文的发现表明,在制定政策意图解决中国较为严重的污染问题时,不能忽视政治升迁激励在其中的作用。
 
Abstract
 
This paper provides evidence on the impact of political incentives on the environment using the case of China’s pollution. Exploring variation in governors’ connections with key officials in the center, I document that gaining connections increases pollution (measured by satellite and official data). I also find that connected governors increase coal-fired power production more when less recipitation makes it more difficult to rely on hydropower. These findings are consistent with the interpretation that connections affect the promotion incentives by increasing the marginal returns of pollution.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