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全球生产网络中的联系和溢出

全球生产网络中的联系和溢出

 
 
——基于捷克汽车企业层面的分析
 
推文人 | 张强国 
 
原文信息
 
Petr Pavlı´nek and Pavla Zı´zˇalova´(2016). Linkages and spillovers in global production networks: firm-level analysis of the Czech automotive industry [J].Journal of Economic Geography (2):331-363.
 
引言
 
捷克,一个地处中欧地区的内陆国家。千年历史文化名城布拉格和百年汽车企业斯柯达是捷克最响亮的两张名片。然而,德国大众汽车集团先后于1991年和2000年收购了斯柯达70%和30%的股份。为何斯柯达难逃被外资汽车企业收购的命运?外资汽车企业给捷克本土汽车企业带来的是水平溢出效应,还是垂直溢出效应?是生产率溢出效应,还是技术溢出效应?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基于对100家企业的现场访谈和317家企业的问卷调查,作者给出了这些问题的答案。
 
概念界定
 
汽车生产网络:汽车生产网络是由领先公司(装配厂)和数量众多零部件供应商之间的紧密联系形成的半层级型生产网络(Humphrey and Schmitz, 2004;Gereffi et al., 2005)。
 
2.地方产业网络升级的类型:基于价值链的视角,地方产业网络升级包括过程升级、产品升级、功能升级、价值链的升级四种类型(Kaplinsky and Morris,2001)。过程升级是指通过引进新的流程组织方式和技术,使生产过程变得更加有效率;产品升级是指通过研发新产品、提高产品质量,获取更多的市场份额;功能升级是指从低附加值环节攀升至高附加值环节,提升自身在产业网络中的权力和地位;价值链的升级是指向新的价值量更高的相关产业转型,获取更高的收益。
 
3.FDI的溢出效应:FDI溢出效应可以分为水平溢出效应和垂直溢出效应。水平溢出效应是指同一产业部门内,不需要发生价值链的联系就产生的无意识的、间接的溢出,包括产品和劳动力间的竞争效应、示范—模仿效应和人力资本的流动效应;垂直溢出效应是指产业内各个部门间基于价值链的前向和后向联系引发的关联效应,包括无意识的直接的技术模仿和有意识的直接的技术转移、人力资源培训。此外,本文还区分了生产率溢出(productivity spillovers)和技术溢出(technology spillovers)。生产率溢出是指通过引进新的流程和技术,使企业变得更加高效,但自身缺乏创新能力,无法进一步开发、推进、改良这些技术。即生产率的溢出效应仅仅引发了过程升级。技术溢出是指企业通过引进、吸收新的技术,不仅使生产更有效率,还提高了创新能力。即技术溢出不仅可以引发过程升级,还可能促进产品升级和功能升级。
 
机理分析
 
本文的机理分析包括两块内容:一是FDI的溢出理论;二是全球汽车生产网络中跨国公司的集中采购策略削弱了外资企业对欠发达国家本土企业的溢出效应。
 
实证研究
 
1.捷克汽车产业现状
 
在地理空间上,捷克的汽车企业呈现以首都布拉格为中心,沿东北西南走向的利贝雷茨—布拉格—比尔森高速公路线和东西走向的布拉格—布尔诺—俄斯特拉法高速公路线向全国蔓延辐射的布局形态。捷克汽车生产网络中,占据网络核心、市场权力最大的是8家装配厂(6家跨国公司投资控股的大型外资装配厂,2家本土装配厂),它们制定生产计划和零部件的规格参数;位于第一圈层的是52家一级供应商(与装配厂共同设计,提供最复杂、附加值最高的零部件),149家二级供应商(提供复杂程度一般、附加值较低的零部件)处在第二圈层,281家三级供应商(提供简单的、标准化的、附加值极低的零部件)被排挤在生产网络的边缘。与外资汽车企业相比,捷克本土企业拥有企业总数量的53%和员工总数量的22%,但占总营业收入、总利润、总税收的份额仅分别为8%、3%、9%。因此,作者初步判断,FDI对捷克本土汽车企业可能产生了很强的生产率溢出效应,但产生的技术溢出效应不明显。
2.外资汽车企业对捷克本土汽车企业产生的溢出效应分析
 
基于对100家企业的现场访谈和317家企业的问卷调查,作者深度剖析外资企业对捷克本土企业产生的溢出效应。
 
结论1:对外资企业的访谈和问卷调查发现,外资企业从境外企业和捷克境内其它外资企业采购了总需求的87%,本土企业仅供应了外资企业需求量的13%。其中,捷克本土的装配厂、一级供应商、二级供应商、三级供应商份额依次为20%、14%、15%、7%。本土供应商的市场份额低的两个最主要原因是:关键零部件、材料不可得和跨国公司的集中采购策略。面对来自中国、印度的低成本竞争和更发达国家的技术竞争的前后夹击,捷克本土供应商在产品质量、供应能力和交货及时性等方面的劣势抵消了地理邻近性、生产灵活性和产品价格等方面的优势。
 
结论2:对捷克本土企业的访谈和问卷调查显示,49%的受访公司受到了外资企业带来的积极的溢出效应,19%的公司受到了消极的溢出效应,38%的公司没有任何影响。总体上,水平溢出效应大于垂直溢出效应,在垂直溢出效应中,生产率溢出效应明显,技术溢出效应不足。根据受到的溢出效应的差异,作者进一步将捷克本土企业分为四类。第1类企业占比27%,它们全部是三级供应商,学习吸收能力(以研发岗位数量、与大学或公共研究机构的项目合作数量作为衡量标准)弱,仅通过生产率溢出(垂直溢出效应),引发了过程升级。第2类企业占比57%,它们由三级供应商和二级供应商组成,学习吸收能力一般,既从生产率溢出效应中获益,也获得了多样化的水平溢出效应,能够通过过程升级和产品升级来保持竞争。第3类企业占比11%,它们由以创新为导向的一级供应商和二级供应商组成,学习吸收能力强,受到水平溢出效应和垂直溢出效应的双重影响,主要依靠技术溢出提升了自身在生产网络中的层级地位,完成了功能升级。第4类企业占比5%,它们有一定竞争力,但受到强烈的直接的水平溢出效应的负面影响,尤其是核心员工外流和产品的正面竞争。因此,企业自身的学习吸收能力对实现潜在的技术溢出效应有重要影响。
 
这是一篇传统范式的经济地理文章,数据详实、考据严谨、逻辑缜密……
 
Abstract
 
The aim of this article is to analyze the linkages between and spillovers from foreign-owned (foreign) to domestic-owned (domestic) firms in the Czech automotive industry. Theoretically and conceptually, our research draws on two strands of literature: spillovers, linkages and effects of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on domestic firms and regional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literature on global production networks, global value chains and industrial upgrading. Empirical analysis is based upon unique data collected by the authors through a questionnaire completed by 317 foreign and domestic firms in 2009 and on-site interviews with 100 firms conducted between 2009 and 2011. Data analysis has identified a low share of domestic suppliers in the total supplies of Czech-based foreign firms and diverse spillover effects from foreign to domestic firms. Domestic firms vary in their capabilities and absorptive capacity which, along with the particular nature of the contemporary automotive value chain, significantly influence their ability and potential to benefit from linkages and spillovers.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