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我们为何离开故乡?

我们为何离开故乡?

——家庭社会资本、性别、能力与毕业生就业选择
 
推文人 | 于翠婷
 
原文信息
 
孔高文,刘莎莎,孔东民. 我们为何离开故乡?家庭社会资本、性别、能力与毕业生就业选择[J]. 经济学(季刊), 2017, 16(2): 621-648.
 
研究问题及模型建立
 
研究问题:我国经历了连续13年的高等教育扩招改革之后,2012年高校招生规模急速膨胀至689万人。如此庞大的新增学生群体进入劳动力市场之后,严重影响了原有的供给均衡,导致高能力的大学生劳动力就业率和薪酬的降低,大学生就业问题日益严峻。如何选择就业地点?是每个应届毕业生面临的抉择,这篇文章重点探究了父母的社会资本对子女就业地的选择的影响作用。
 
实证分析
Reg-1结果表明,Social系数负显著,表明具有较强家庭社会资本的毕业生倾向于留在故乡工作;Gender和Active、Offers、Prize系数均为正显著,表明男性毕业生或具有较高个人能力的毕业生倾向于离开故乡寻找工作。在这些因素之中,性别和家庭社会资本的影响显著高于毕业生个人能力的影响。Reg-2结果表明,性别与家庭社会资本交叉项显著为正,表明在同样的家庭社会资本下,男性前往外地求职的概率显著高于女性毕业生,男性毕业生较易摆脱家庭社会资本的束缚。同样,在同样的家庭社会资本下,个人能力特别是担任过学生干部(Active)或曾获得奖学金(Prize)的毕业生,在进行就业选择时也更倾向于前往外地求职。Reg-3和Reg-4结果表明,当从省级角度考虑时,采用的Social变量无法精确刻画跨省的家庭社会资本量。
 
研究内容2:毕业生离开故乡求职对工资的影响,具体计量模型如下:
 
Reg-1结果发现前往外地就业(NonLocal)可以显著提高工资(Wage)。在Reg-2中,引入家庭社会资本、性别、个人能力等变量,此时前往外地就业依然可以显著提高毕业生的工资水平。同样,家庭社会资本、性别、个人能力变量也显著影响毕业生工资水平,即具有较高的家庭社会资本、较高的个人能力以及男性毕业生,其工资水平显著高于其他毕业生。在Reg-3中引入了家庭社会资本、性别和个人能力与就业地域的交叉项,发现只有个人能力与就业地域的交叉项系数正显著。这表明具有较高能力的毕业生,前往异地求职可以获得更高的工资溢价。Reg-4、Reg-5和Reg-6的回归结果意味着相比跨市就业,毕业生前往外省就业时,工资溢价更高,个人能力更重要。
 
政策建议
 
研究结论:第一,具有较高家庭社会资本的毕业生,倾向留在户籍所在地工作,这一现象在能力较低及女性毕业生身上更为明显;第二,前往外地工作的毕业生平均而言有更高的工资收入,并且其家庭社会资本、性别和个人能力也显著影响毕业生的就业工资;第三,扩展性检验表明,家庭社会资本对毕业生就业的影响更多体现在商科、计算机学科及非劳动密集行业内。
 
政策建议:第一,规范劳动力市场,合理引导劳动力资源,尤其是能力较低的劳动者群体,以降低家庭社会资本对劳动力市场的干扰。第二,大学毕业生需正确判断自身能力,结合家庭资源禀赋,对就业做出正确评估和合理预期。
 
心得体会:一篇好的实证分析论文,相比于研究方法,论文的选题更为重要。虽然,这篇论文从理论到实证方法均较为简单,但是作者通过使用新的调查数据来重点研究“家庭社会资本”对于毕业生就业地选择的影响。目前我国现有的微观数据库较多,但是并不能满足现有研究,为了使学者们研究的思路和方向更加开阔,可以通过调查问卷的形式来收集感兴趣的数据。
 
Abstract
 
Using a unique dataset from one Chinese college, we investigate the effects of parental social captial, gender, and personal abilities on the location choice of graduates. Our findings are as follows: First, graduates with stronger parental social captials tend to seek job in hometown, especially for graduates whose personal abilities are lower. Second, graduates finding jobs out of hometown earn higher wages than those working in hometown. Meanwhile, paretal socal capital, personal abilities, and gender exhibit significant effect on graduate wages. Our results are also robust after considering the endogeneity.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