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日本与美国的老龄化成因与对策

日本与美国的老龄化成因与对策

原文信息:Goldin, Claudia. 2016. "How Japan and the US can Reduce the Stress of Aging" NBER Working Paper, No.22445.

引言

日本是目前全世界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超过25%,早已进入了联合国定义的“超级老龄化”社会。美国目前这一比例也已超过14%,进入了“深度老龄化”社会。而中国在2000年左右进入老龄化社会,目前这一比例在11%左右,距离“深度老龄化”社会已然不远。中国目前60岁以上老龄人口数量居世界第一,老龄化速度也居世界第一,根据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的预测,中国将在2025年左右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2040年左右进入“超级老龄化”社会。本文对于日本和美国老龄化问题的介绍与探讨(主要针对日本),无疑对于研究中国老龄化社会的成因及解决方案提供了有益的参考。

现状分析

作者主要从生育,寿命,劳动力流入以及婴儿潮冲击等几个方面来考察日本和美国高抚养比(Dependent Ratio)的成因。

首先来看日本:

• 生育方面,日本的生育率自从上世纪二十年代以来就一直在下降,在2005年达到1.26的最低点,目前小幅回升至1.42。对于低生育率的解释,作者认为主要是女性受教育程度提高导致了劳动力参与率提高,而社会规范对女性的预期还停留在“女主内”的阶段,男性不愿意照顾小孩或分担家务,所以许多女性无法做到既工作又顾家,只好为了事业而选择放弃生育。作者支持Feyrer et al (2008) 提出的劳动力参与率与生育率的U型关系理论,认为随着社会进一步发展,“女主内”这一预期将会有所改变,随着男性更多分担家务,日本的生育率将会有所回升。

• 寿命方面,日本是目前世界上预期寿命最长的国家(男女分别为80.7岁和87.1岁)。

• 劳动力流入方面,日本一直是一个低移民流入的国家,在2010年,移民人口也仅占总人口的1.7%。

• 日本在二战后的1947至1949年出现了一次大的婴儿潮,即团块世代(Dankainosedai),今天这些推动日本战后经济腾飞的中坚人群已经全部进入退休年龄。

再来看美国:

• 美国生育率高于日本,目前在1.9左右,相比日本,美国的女性劳动力参与率并不低,同时美国社会没有那么强的“男主外,女主内”的思想。

• 寿命方面,美国的预期寿命显著短于日本,男女分别为76.4岁和81.2岁。

• 劳动力流入方面,美国是一个典型的移民国家,2010年移民人口比例达到13%。

• 婴儿潮方面,美国在战后的1946至1964年出现了持续近20年的“4664”婴儿潮,这一人群中有相当一部分尚未达到退休年龄。

通过对比上述因素,不难看出为何美国的老龄化程度和压力会远小于日本。

反事实模拟

作者通过反事实模拟(Counterfactual Simulation)来进一步量化和比较上述各项影响老龄化的因素,主要模拟结果如下:

• 假如日本的生育率维持在1975年水平,即1.9(美国当前水平),到2054年日本的抚养比将从0.88下降至0.73,幅度多达15个百分点。

• 假如日本的预期寿命维持减少至1996年水平,抚养比将仅下降2个百分点。

• 假如日本没有战后婴儿潮,模拟抚养比与实际情况没有显著差距,作者认为这说明“团块世代”婴儿潮是补偿性的(Compensatory),主要为了补偿本该在战争中出生却未能出生的人口。

• 假如美国的生育率从1975到2014年维持在与日本相同的水平(即比实际低),从2030年到2120年抚养比将平均上升10个百分点。

• 假如美国的预期寿命从1975到2014年维持在与日本相同的水平(即比实际高),从2030年到2120年抚养比将平均上升6到7个百分点。

• 假如美国没有移民,从2030年到2120年抚养比将平均上升10个百分点。

• 假如美国没有“4664”婴儿潮,模拟抚养比将低于实际抚养比近10个百分点,作者认为这至少说明这一波婴儿潮不是补偿性的,但具体原因不明。

(作者没有对“假如日本的移民水平更高”这一反事实进行模拟。)

对策及建议

因为这篇文章是作者专为今年一个关于日本老龄化问题的国际研讨会所写,所以文章最后给出的总结及建议也仅仅针对日本,主要有如下几条:

• 日本社会严重老龄化的最主要原因是低生育率(以及直接导致低生育率的低结婚率),这一情况随着“女主内,男主外”思想的变化将会有所改善。(对于这一点我本人持保留态度,因为影响结婚率和生育率的因素不是仅有Social Norm这一条)。

• 在预期寿命变长这一背景下,提高老年人口的劳动力参与率是降低抚养比最可行的方案,这就涉及到从政策层面鼓励延迟退休或退休人员再就业,提高老年人健康水平,提升老年人工作技能,以及完善老年人就业市场等一系列问题。

• 从美国的经验来看,年轻劳动力的流入是对抗老龄化的有效途径之一。而目前日本从官方到民众对这一方案所持的态度都极为保守,并不愿意吸纳太多移民,经查阅一些资料,这背后我认为更多是文化与政治的原因。

推文人信息

华岳,湖南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助理教授,博士毕业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目前主要研究领域为环境经济学与劳动经济学。

Abstract

The Japanese are becoming older. Americans are also becoming older. Demographic stress in Japan, measured by the dependency ratio (DR), is currently about 0.64.  In the immediate pre-WWII era it was even higher because Japan’s total fertility rate (TFR) was in the 4 to 5 range. As the TFR began to decline in the post-WWII era, the DR fell and hit a nadir of 0.44 in 1990.  But further declining fertility and rising life expectancy caused the DR to shoot up after 1995.In this short note I simulate the DR under various conditions and make comparisons with the US. Japan has experienced a large increase in its DR because its fertility rate is low, its people are long lived and it has little immigration. Fertility is the largest of the contributors in Japan. If there are no demographic changes in Japan, the DR will be 0.88 by 2050. I also assess the role of the “baby boom” of the late 1940s and show that it was compensatory, unlike that in the US. The good news is that healthier older longer-lived people will continue to be employed for many more years than previously and that is one way to reduce demographic stress.

文章原题为:老无所依?日本与美国的老龄化成因与对策分析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