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原文信息:

Heffetz O., Rabin M. Estimating Perceptions of the Relative COVID Risk of Different Social-Distancing Behaviors from Respondents' Pairwise Assessments. NBER Working Paper No. 30493. September 2022. DOI: 10.3386/w30493.

原文链接:https://www.nber.org/papers/w30493

 

01

引言

 

人们是如何比较各种的社交距离行为的?在COVID大流行期间,本文向美国、英国和以色列的676名在线受访者展示了30组熟人会面的简短视频,要求被试者指出每组视频中哪一个描述了更大的新冠病毒感染风险。平均而言,受访者认为多聊天14分钟与站近1英尺一样有风险,在室内与站近3英尺一样有风险,而任何一方摘下原本正确佩戴的口罩与站近4-5英尺一样有风险。本文探讨了亚人群和感知到的综合行为的非线性和互动效应。

 

新冠疫情大流行导致了一场改变人类生活的世界性运动。人们被告知,自己可以通过不接触脸部、掩盖咳嗽、正确洗手、消毒表面、感到不适时呆在家里以及经常接受检测和接种疫苗来减少感染风险。该活动还包括一些与他人私下互动的准则:用肘部碰撞来取代拥抱和握手、保持六英尺距离、戴上口罩、保持简短的互动等。这种交流使人们对这些不同的预防措施的重要性有了敏锐的认识。正如许多其他领域一样,风险因个人的年龄和健康状况而有巨大的差异,这种差异的存在被很好地传达了出来。在病毒本身不断发展的情况下,专家和官员们争先了解新病毒的危险性并提出了建议;如果精确的声明使行为准则的变化更加突出,可能反而会适得其反。传达绝对风险将是一项困难的任务,即使是考虑到一个具体的人,专家们也难以大胆估计一次握手所带来的感染或死亡风险的百分比增长。

 

大多数人都知道哪些单一行为是不好的,但缺少对每种行为有多坏的精确的信念,在这二者之间,是对不同行为的相对风险有信念。然而,在大多数医学交流中,似乎没有关于不同活动的相对健康风险的说明。量化和传达相对的风险可能比精确的校准更容易实现。同时,它可能比简单地识别好的和坏的行为更有帮助,因为人们经常面临权衡:我们不能总是孤立地改善特定的行为,而是需要知道在两种行为中,哪一种行为使我们有更大的风险感染新冠。例如,我们是否应该选择在户外开更长的工作会议,还是在室内开更短的会议?应该去一个人们戴着口罩排着长队的拥挤的室内空间,还是去一个队伍要短得多但人们不戴口罩的户外市场?

 

本文测量了人们对不同对话种行为的相对感染危险性的看法。尽管疾病的许多方面都很复杂,但本文将感染的风险视为一个具体、客观、基本上是一维的结果变量。感染的可能性在不同的人之间可能有很大的差异,而感染病毒后患病的可能性差异更大,但如果不是专家,我们就不知道不同活动的相对风险的变化。总体来说,对年轻健康人来说风险较大的活动,对老年人或病情加重的人来说风险也较大。此外,虽然专家建议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特别是在大流行的早期,但在本文研究期间,这个领域的建议变化不大。

 

研究设计和数据

 

02

 

2.1 相对风险评估

本文在2021年5月至9月期间向美国、英国和以色列的总共676名受访者展示了一连串同时并排播放的5秒钟视频,每个视频都显示了相同的熟人见面和交谈。受访者被要求对指定的两个人中的一个人,判断每对视频中的两个场景哪个更有风险。从他们对30对这样的视频的反应中,可以估计出他们对风险如何因对话行为的特点而改变的看法。图1展示了其中一组评估视频的快照。

2.2 视频

研究团队在一个拍摄日里拍摄了379个视频,主角是同样的两个演员,穿着同样的衣服,而且总是各自出现在场景的同一侧。

 

这些视频在几个方面有所不同。首先,32个基线视频显示了以下2×4×2×2的组合:场景位于室内或室外;在远程问候后,演员将自己的位置相隔2、4、6或8英尺;任何一个人戴或不戴医用外科口罩。其次,基线视频的子集显示了以下变化,每段视频一个:除了远程问候外,相遇的开始是拥抱、握手或击手肘(之后人们在上述距离上重新定位,并像往常一样继续相遇);其中一人或两人都戴棉质口罩(两种不同类型),而不是外科口罩;其中一人咳嗽、打喷嚏、说话时摘下口罩(拉下),或将口罩戴在鼻子下方。

 

研究中使用视频而非书面描述,有几个原因。它允许研究者在不暗示各特征的重要性的情况下改变这些特征,并使这些特征的突出性尽可能地自然化。当然,见证自然的情况与参与自然的情况还是不同的。此外,因为我们不能用300到3600秒的“片段”来代替5秒的片段,所以在有变化的处理中,持续时间被写在每个视频下面,如图1所示。

 

2.3 数据

美国和英国的受访者是通过Prolific网站招募的,而以色列的受访者是通过Sekernet网站招募的。美国和英国样本的受访者年龄中位数约为30岁,以色列为43岁。本文的主要数据包括20280对相对风险评估,包含四个样本(N=676)和所有轮次(N=30)。

 

03 

研究结果

 

3.1 半参数相对风险估计

图2显示了16种特征组合对相对风险评估的影响:地点(室内/室外)×距离(2/4/6/8英尺)×口罩正确佩戴(不戴/戴)。本文通过估计每个单独组合的效果,来避免强加关于效果如何随距离变化或关于位置、距离和口罩佩戴如何互动的假设。图2中的16个点都显示了受访者评估相关组合与右下角的组合相比风险更大的概率差异:在户外,相距8英尺,交谈双方都戴着全副口罩,这种组合被认为是最安全的。

 

如果左边的视频被评估为风险较大,因变量为1,否则为0。主要自变量代表一对视频之间的特征组合差异。图中值为0,意味着当一对视频都包含这一特征组合时,受访者有50%的概率认为左边的视频风险更大。

图2显示,首先,所有三个特征都很重要:室内社交(实线)比室外社交(虚线)的评估风险更大;两人都不戴口罩的社交(空心方块)比两人都戴口罩的社交(填充圆圈)的评估风险更大;距离越近的社交,风险越大。第二,三个特征之间的相互作用似乎不大:四条线大致上一起移动。第三,虽然这些线条在较近的距离比较远的距离明显地向下倾斜,但四条线都表现为和线性差距不大。

 

3.2 平均权衡估计

表1报告了本文的主要结果。每一列都是基于单一的Logit回归,每一对视频是一个观察值。如果左边的视频被表示为风险较大,因变量为1,否则为0。自变量是12个1/0/-1的变量,表示一对视频之间的特征差异——如果一个特征出现在左边的视频中,则编码为1;如果出现在右边的视频中,则编码为-1;如果视频之间没有差异,则编码为0;两个变量表示距离差异(英尺)和时间差异(分钟)。A组报告了对距离的估计系数。在B组中,估计的系数通过除以距离系数而被规范化为距离等值(英尺)。

最左边一栏汇集了所有四个样本和轮次。A组中的距离系数为-0.040(SE 0.001),意味着平均而言,在所有的受访者和视频对中,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距离每增加一英尺,视频被选为风险更大的概率就会增加4%。例如,从图2中可以看出:当一个视频显示两英尺的距离时,参与者选择该视频为较高风险的可能性比显示八英尺的距离时高出24个百分点。

 

四个特定样本列大致相似。A组的距离系数特别稳定,考虑到B组报告的标准误差,许多跨列差异可能只是反映了抽样变化。考虑到这些样本不仅在受访者人口上有差异,而且在其他特征上也有差异,包括调查时间和当地的疫情状况,因此这些样本之间在感知风险权衡方面的普遍相似性是值得注意的。

 

在少数可能的例外情况中,我们提到两个突出的例子。首先,在英国的样本中,在室内而不是在室外,可能被认为相当于大约两倍于美国样本的亲密程度(以色列的样本介于两者之间)。第二,在鼻子下面戴口罩被认为与完全戴口罩一样能降低风险,显然是以色列在整个大流行病期间的普遍做法;相反,在美国和英国样本中,它被普遍认为降低风险能力不足。

 

3.3 相互作用和非线性

表2在表1的基础上并进行了三种数据分割:按地点(室内与室外)、时间(30-60分钟与5-20分钟)和距离(2-4英尺与6-8英尺)。每一列都是只基于两个视频都满足该列标题中的条件的评估。例如,第一列和第二列分别是基于只包括室内和室外拍摄的评估回合的回归。

 

在A组中,这两个地点列在距离的重要性上没有什么不同;在B组中,在持续时间和不同的问候方式的负面作用上也很相似。然而,口罩的保护作用以及咳嗽和打喷嚏的风险作用在室内始终较大。

 

最后,与图2一致,两个距离列表明距离的影响也是非线性的。在A组中,2–4英尺范围内的额外距离的平均效果(−0.062)是6–8英尺范围内效果的两倍多(−0.027)。因此,尽管许多其他影响在绝对距离上在更短和更远的距离上是相似的,但一旦转换为英尺为单位,它们在更远距离上会变大两倍以上。这就是说,6-8英尺柱的一些影响明显大于2-4英尺柱的两倍,包括室内、拥抱、握手和肘部碰撞。这也可能是本文的视频方法造成的:在远距离对话中,零距离问候可能会更大,因为它更突出,占用了5秒视频的更多时间。

结论

04

 

总的来说,本文研究发现,受访者认为额外的14分钟社交互动的风险相当于站在离对方一英尺的地方,在室内互动的风险相当于站在离室外3英尺的地方。受访者对口罩很重视:互动双方中的一方不戴口罩,被认为相当于站得更近4-5英尺(如果双方都不戴口罩,则为9英尺);将口罩戴在鼻子下面,可减少三分之一的保护;说话时将口罩拉下,大致相当于不戴口罩。拥抱和握手被认为是相当危险的,相对于没有身体接触,在整个谈话过程中站得近5-7英尺也是危险的,几乎是撞肘的三到四倍的风险。平均而言,受访者认为戴口罩对自己和对他人一样重要。

 

本文希望能够促进对一般健康交流模式的理解。作为经济学家,我们认为这种交流对于帮助人们做出合理的选择至关重要。我们的配对评估方法——对经验经济学家经常使用的配对选择方法的视频改编,可以应用于其他健康风险领域。潜在的领域包括减重、心脏健康和牙齿健康等。与新冠疫情领域一样,在这些领域中,专家也要求我们改变自己的行为,以减少健康风险。在这些领域中也很难孤立地改善特定的行为,研究人员更想想知道在两组行为中哪一组对我们更好。我们应该如何权衡低碳水化合物食品与低脂肪食品、低卡路里食品与多运动之间的关系?每周在家走四次楼梯,或者继续使用电梯但在周末花时间在健身房,那种行为对我们的心脏更好?每周用一杯果汁代替一杯汽水并刷牙8次,还是每周刷牙10次对我们的牙齿更好?

 

通过调查对这种风险权衡的看法,我们希望未来的研究和本文的发现将有助于将健康风险的沟通集中在相对风险上,进而可能会帮助人们做出更健康的选择。

 

Abstract 

How do people compare bundles of social-distancing behaviors? During the COVID pandemic, we showed 676 online respondents in the US, UK, and Israel 30 pairs of brief videos of acquaintances meeting. We asked them to indicate which in each pair depicted greater risk of COVID infection. Their choices imply that on average respondents considered talking 14 minutes longer to be as risky as standing 1 foot closer, being indoors as standing 3 feet closer, and removing a properly worn mask by either party as standing 4–5 feet closer. We explore subpopulations and perceived nonlinear and interacted effects of combined behaviors.

 

声明:推文仅代表文章原作者观点,以及推文作者的评论观点,并不代表香樟经济学术圈公众号平台的观点。
 

 

话题:



0

推荐

香樟经济学术圈

香樟经济学术圈

1297篇文章 1次访问 6小时前更新

香樟经济学术圈由中国社科院、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等国内外青年经济学者发起。此平台主要推送国外经济学领域经典前沿论文,发布国内外经济学相关资讯,以及香樟经济学者圈的相关活动公告。 期待能够对中国经济学研究和国家政策产生一定影响。微信订阅号:camphor2014。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