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推文人 | reed
推文信息:Black S E, Devereux P J, Lundborg P, et al. Understanding Intergenerational Mobility: The Role of Nature Versus Nurture in Wealth and Other Economic Outcomes and Behaviors. London, Centre for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 2019.
 
引言
 
近几十年来财富不平等飞速增长,代际财富传递是影响财富不平等的重要因素。但到底是什么因素影响了财富的代际传递呢?现有文献却很少讨论。Black等(2019)最新的工作论文使用瑞典官方养子/女的数据分析了“先天-后天”在代际财富传递中的作用。作者发现,财富传递主要是由后天成长环境带来的,而非从父母身上先天继承。另外,人力资本与亲生父母的关联性更强,但收入、高风险资产和消费行为更多受到后天成长环境的影响。也就是说,技能的传递更多来自“先天”,而财富的传递更多来自“后天”。
 
财富在代际之间传递的原因
 
1. 天生,代际间与财富相关的技能、态度和偏好的遗传;这意味着富裕家庭中的孩子比贫穷家庭中的孩子更富有的原因是因为基因和先天禀赋。
 
2. 后天,富裕的庭会通过各种渠道改善子女的成长环境:如投资子女人力资本,帮助子女找到更好的工作,为子女的初创公司提供资金,给与金融支持,或影响子女的偏好或态度;这意味着富裕家庭在子女成长过程中为其提供了更多的机会,进而增加了其财富水平,任何在该类家庭环境成长的孩子都会获益。
 
3. 天生 & 后天交互作用;两者相互影响,后天的发展依赖于先天的禀赋。
 
准确区分先天和后天的影响异常苦难。作者使用瑞典养子/女的财富数据进行识别,养子/女数据可以帮助识别后天的影响,因为养子/女与没有基因关系的父母生活在一起;同时,通过养子/女数据与亲生父母数据的结合,可以识别出基因或先天禀赋的影响。
 
实证分析策略
 
文中主要关心的是净财富的代际传递,即总财富减去总债务。作者使用出生组内的父母和子女的财富排序度量父母财富与子女财富之间的关系;后文中作者还使用了财富水平值及财富的反双曲线转换值进行稳健性检验。主要使用下面的公式估计代际财富传递:
 
其中,W为净财富排名,i为亲生父母,j为领养父母,X为控制变量,包括子女的性别,父母1965年的居住地区,子女出生年份虚拟变量,父母出生组虚拟变量(父母双方的平均值)。
 
为了度量非线性关系以及“先天--后天”的交互影响,作者还使用了下列方程:
其中,子女的财富为其自身财富水平,父母的财富为父亲、母亲财富总和;稳健性分析中作者还使用了子女家庭财富。
 
识别假设
 
实证策略的关键性假设是养子/女是被随机领养的。如果领养过程是随机的,上述方程中亲生父母的估计系数可以用来度量先天特征带来的影响,而养父母的估计系数可以用来度量后天特征带来的影响。该时期养子/女与养父母的匹配取决于社会工作者,而相关部门不具备根据养子/女与领养父母特征对两者进行匹配的条件,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表明后文的分析满足这一假定。
 
分析结果
 
图1报告了父母净财富与亲生子女净财富之间的关系,5th分位数和95th分位数之间,两者之间的关系接近线性。当删除前、后5%分位数的数据后,两者的关系愈发明显。图2报告了亲生父母、养父母与养子/女之间的财富关系,两者之间的关系接近线性,且养父母与养子女的关系更陡峭。
 
基准结果
 
表2报告了方程1的估计结果,上半部分为亲生子女的结果,下半部分为养子/女的结果。第1列的结果显示,亲生子女之间的估计系数为0.35,这意味着,父母财富排序每上升1个百分位,子女的财富排序会上升近1/3百分位。养子/女估计结果中显示,养子/女与亲生父母之间的估计系数为0.11,养父母的系数为0.27,与亲生父母之间的关系略弱。第2列的估计结果中剔除了前、后5%分位数的数据。尽管与亲生父母之间的关系略有下降,但与养父母之间的关系有所上升,且后者的系数依旧更大。这表明,代际间财富传递的原因并非来源于先天禀赋,更有可能发生的故事是,财富带来了财富。进而,作者使用包含养老金财富、子女家庭财富进行估计,估计结果与前两列相似。
 
另外,分子女性别的估计结果发现,先天的影响对男孩的影响更大,后天的影响对女孩的影响更大,但两者之间的差异并不明显。
 
遗产继承
 
Piketty & Zucman (2014 & 2015)表明了遗产继承对财富分布至关重要。基准分析中,作者将样本限制在至少一方父母在世,不存在遗产继承问题。为了分析遗产继承的潜在影响,作者放松了这一样本限制;放松假设后的结果表明,领养父母与养子/女之间的估计系数从0.23增加至0.51。该结果与Adermon et al.(2018)的结果一致,遗产继承是影响瑞典财富代际传递的重要因素。
 
非线性效应,先天/后天交互效应
 
之前的分析假定先天-后天的影响相互独立,但这种分析过于简单,作者进一步报告了非线性效应以及先天/后天交互效应。结果发现,亲生子女样本中,父母财富的二次项系数显著;但在领养子女样本中,二次项系数和交互项的影响均并不明显。
 
稳健性检验
 
排除非随机领养的影响:
 
1. 在估计养父母(亲生父母)影响系数时,控制亲生父母(养父母)的教育、财富等特征;结果发现,添加这些变量对估计结果的影响很小。
 
2. 蒙特卡洛模拟:假定领养机构依据亲生父母的特征选取养父母,该假定下发现,如果控制亲生父母的特征可以有效降低非随机分配带来的有偏影响。
 
财富度量年龄
 
子女:构建了是否出生在1961-1970(年龄是否在36-45岁之间)的虚拟变量,在模型中添加了该变量与亲生父母、领养父母排序交互项,交互项的系数不显著。
 
父母:构建了父母年龄是否小于60的虚拟变量,在模型中添加该变量与亲生父母、领养父母排序的交互项,交互项的系数不显著。
 
潜在风险:领养子女数据中,亲生父母的年龄与领养父母的年龄小9岁;为解决此问题,文中使用领养父母1999年的财富,亲生父母2006年的财富,消除年龄差带来的影响;依此得到的结果与基准估计结果相似。
 
财富组成部分
 
基准结果中主要关注净财富,后文中继续使用总财富及财富组成部分(包括低风险账户中的金融财富、高风险账户中的金融财富、住房价值以及其他不动产)进行分析。作者发现,总财富的代际传递与净财富相似;另外,对四类财富组分部分的分析发现,如果领养父母持有特定形式的财富比重较高,其养子/女也更有可能持有特定形式的财富,但影响系数小于总财富和净财富。
 
净财富的不同度量方式
 
使用了反向双曲线财富转换形式和财富水平值进行估计,结果稳健。
 
父亲样本损失
 
因在领养子女时主要记录的是母亲而非父亲的信息,前文估计的样本中缺失了较多亲生父亲样本。作者使用全部样本进行估计(不考虑亲生父亲样本是否缺失),结果稳健。
 
其他稳健性检验
 
父母与子女财富相关可能是因为其同时居住在高财富地区,为排除该影响,估计中添加了1999年父母及2006年子女的居住地信息,结果稳健。
 
为了排除特定年份的异常影响,使用子女2004-2006的财富值和1999-2001的财富值进行估计,结果稳健。
 
父母的财富为何重要?
 
教育&工作
 
富裕父母既可对子女教育进行更多投资,这会直接通过提高子女的教育和收入增加子女的财富积累;也可通过自己的社会网络,间接提高子女的教育,或帮助子女找到更好的工作。表6的前3列结果显示,尽管养父母的财富与子女受教育年限、收入变量相关,但其影响程度小于亲生父母。
 
行为
 
储蓄:富裕父母可能会教育子女养成储蓄的习惯,帮助他们积累财富。表6的第4列结果显示,领养父母的储蓄排序与子女的储蓄排序负相关。作者推断可能的原因是子女预期可以从领养父中继承财富,倾向于减少储蓄。
 
金融投资:富裕父母可能会影响子女的金融投资决策。表6第5-9列的结果显示,富裕亲生父母或养父母的孩子均倾向于投资高风险金融资产,且金融投资的收益也更高。
 
财富差异的原因
 
1. 教育。子女的受教育水平更多的与亲生父母的教育水平相关;也就是说,在人力资本投资中,先天的影响更大。
 
2. 收入。养父母的收入对子女收入的贡献更大,比亲生父母高50%;后天的影响更大。
 
3. 投资行为
 
风险市场参与,养父母的风险市场参与对子女的风险市场参与影响更大,但养父母与亲生父母的差异并不明显。
 
风险资产比重,养父母的影响更大。
 
储蓄,养父母的储蓄行为对子女的储蓄行为有显著影响,亲生父母的影响并不显著,后天影响更大。
 
消费,养父母消费对子女消费的影响更大,后天影响更大。
 
非线性,先天/后天的交互影响
 
同财富传递的结果一致,作者发现了一些非线性影响,但没有发现交互影响。
 
结论
 
本文利用养子/女数据识别了“先天--后天”在代际财富传递中的作用。作者发现代际财富传递中后天发挥了更重要的作用。父母财富对子女收入、受教育年限、储蓄和投资行为的影响仅能解释两者之间的部分关系。对代际传递机制的分析发现,基因等先天禀赋对人力资本的积累有重要意义,但后天环境对投资、储蓄行为的影响更大。也就是说,基因等先天禀赋对技能的传递有重要作用,但不管个体的才能如何,财富都会被继承。随着财富不平等的加剧,相对于富裕家庭中的孩子,贫穷家庭中的孩子从后天成长环境中获得的机会更少,财富改善的空间更小。
 
Abstract
 
Wealth is highly correlated between parents and their children; however, little is known about the extent to which these relationships are genetic or determined by environmental factors. We use administrative data on the net wealth of a large sample of Swedish adoptees merged with similar information for their biological and adoptive parents. Compar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wealth of adopted and biological parents and that of the adopted child, we find that, even prior to any inheritance, there is a substantial role for environment and a much smaller role for pre-birth factors and we find little evidence that nature/nurture interactions are important. When bequests are taken into account, the role of adoptive parental wealth becomes much stronger. Our findings suggest that wealth transmission is not primarily because children from wealthier families are inherently more talented or more able but that, even in relatively egalitarian Sweden, wealth begets wealth. We further build on the existing literature by providing a more comprehensive view of the role of nature and nurture on intergenerational mobility, looking at a wide range of different outcomes using a common sample and method. We find that environmental influences are relatively more important for wealth-related variables such as savings and investment decisions than for human capital. We conclude by studying consumption as an overall measure of welfare and find that, like wealth, it is more determined by environment than by biology.
话题:



0

推荐

香樟经济学术圈

香樟经济学术圈

1297篇文章 1次访问 6小时前更新

香樟经济学术圈由中国社科院、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等国内外青年经济学者发起。此平台主要推送国外经济学领域经典前沿论文,发布国内外经济学相关资讯,以及香樟经济学者圈的相关活动公告。 期待能够对中国经济学研究和国家政策产生一定影响。微信订阅号:camphor2014。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