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推文人 | 马森
 
原文信息:I’ve Been Waiting on the Railroad: The Effects of Congestion on Firm Production, Job Market Paper
 
引言
 
今天继续推送今年北美经济学市场上应用经济学方向的优秀求职论文。作者是MIT经济系博士生John Firth。本文利用印度客运铁路车次的增加作为自然实验,识别由此导致的货运铁路的拥堵对于企业生产率的影响。
 
文章主要思路和结果
 
交通拥堵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但是在以往的经济学文献之中,交通拥堵往往被视为是一个影响居民通勤的城市中的问题。然而,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长距离铁路交通运输的拥堵也会对企业的生产造成重要的损害,成为降低经济效率,阻碍经济发展的一个主要因素。
 
在这篇文章之中,作者研究印度货运铁路的拥堵对于当地企业生产率的影响。为了识别因果关系,作者着重于分析印度最近推行的一项旨在增加客运铁路线路的计划:Duronto Train 计划(下文中简称D-列车)。D-列车主要是用来连接印度大城市的快速客运列车。D-列车在印度的铁路系统之中具有通行的优先权。因此,D-列车的引入会增加铁路运输的压力,导致相同线路上货运列车的拥堵和延误。D-列车计划之中有两个要素能够帮助作者识别因果关系。首先,D-列车选择的线路都是连接大城市之间的最短线路,因此避免了内生选择线路的问题。其次,D-列车在途经的小城市并不停留,因此对于途经的地区并没有直接的影响。作者认为D-列车对于途径城市企业的影响只能够是通过增加货运列车的拥堵而实现的。
 
下面的这一幅图说明D-列车的引入确实导致了相应线路上拥堵程度的增加。图中的横轴为距离D-列车引入的时间,纵轴为引入D-列车和未引入D-列车的铁路线路之间拥堵程度的差异。 我们可以从图中看到,D-列车的引入确实增加了相应铁路线路上的拥堵程度,而且引入D-列车和未引入D-列车的线路之间在引入列车之前的时间趋势也类似。
接下来作者用同样的方法研究D-列车对途径地区企业生产率的影响,得到的结果如下面的几幅图所示:
这几幅图的坐标定义和第一幅图相同。我们可以看到,在引入D-列车之后,D-列车线路途径地区的企业收入和生产率相对于D-列车未经过的地区都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下降。同时企业的平均成本和存货数量却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上升。作者认为这些结果说明由于D-列车的引入而导致的线路拥堵干扰了相关企业的生产行为,导致了企业成本的上升和生产率的下降。
 
对于结果的深入分析
 
作者从三个方面对该问题进行了进一步的分析:
 
首先,铁路的拥堵可能导致溢出效应(Spillover)。当一条铁路出现拥堵时会导致列车转向周边的其他线路,造成周边铁路的拥堵。下图说明了这种溢出效应发生的机制。图中连接K市和R市的是一条D-列车的主要线路,是本文中的实验组(Treatment Group)。链接K市和B市的是一条D-列车不经过的线路,是本文中的控制组(Control Group)。而连接B市和A点以及B市和C点的两条线路则是可能会受到D-列车线路溢出效应影响的线路。作者在主要模型之中引入了衡量溢出效应的变量之后发现,D-列车对企业生产影响的主要效应和溢出效应均为负,说明D-列车的引入不但导致了沿途地区企业生产成本的上升和生产率的下降,而且对相邻的线路周边的地区也有负面的影响。
其次,作者发现D-列车对于企业生产的影响局限在使用铁路运输比较多的行业之中。在使用铁路运输比较少的行业之中,作者没有发现相应的影响。这说明文章中发现的D-列车的影响并不是由于不可观测的地区之间差异所导致的。
 
最后,作者进一步分析D-列车的影响到底是由于铁路运输的速度变慢导致的还是由于铁路运输的不确定性增加所导致的。作者发现,在原本拥挤程度比较高的线路上引入D-列车会导致运输的不确定性大幅上升(运输时间的方差变大)。以此变化作为识别策略,作者发现D-列车对于企业生产的负面效应主要是由于运输的不确定性增加,而不是由于运输的平均时间变长而导致的。
 
评语
 
本文研究了一个十分新颖的话题:铁路运输的拥堵对于企业生产的影响。基础设施的缺乏是许多发展中国家都面临着的重要问题。本文指出铁路运力的缺乏可能是导致发展中国家企业生产率难以提高的一个重要因素。
 
话题:



0

推荐

香樟经济学术圈

香樟经济学术圈

1297篇文章 1次访问 6小时前更新

香樟经济学术圈由中国社科院、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等国内外青年经济学者发起。此平台主要推送国外经济学领域经典前沿论文,发布国内外经济学相关资讯,以及香樟经济学者圈的相关活动公告。 期待能够对中国经济学研究和国家政策产生一定影响。微信订阅号:camphor2014。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