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谁会成为企业家?创业能力与生俱来还是后天养成?

谁会成为企业家?创业能力与生俱来还是后天养成?

推文人 | 琚琼(东北财经大学劳动经济学博士研究生)
 
原文信息:
 
Luigi Guiso & Luigi Pistaferri & Fabiano Schivardi, 2021. "Learning Entrepreneurshipfrom Other Entrepreneurs?," 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 University ofChicago Press, vol. 39(1), pages 135-191.
 
DOI: 10.1086/708445
 
01 研究背景
 
个体通过比较不同职业的成本和收益来选择职业。拥有更高管理技能的个人被称为企业家,企业家管理一家公司的回报超过了他们作为雇员所能赚取的工资。创业能力包括管理和承受风险的能力,以及识别和评估新产品或新工艺的经济潜力的能力。文章研究个体如何获得创业技能,是与生俱来的还是通过学习获得的。如果创业能力是与生俱来的,那么,创业能力在不同人口中的分布不应存在实质性差异,而在国家或地区之间观察到的创业能力差异,应追溯到有利于或阻碍具有创业能力的人创办企业的因素,例如资本或机构的可得性摩擦,培养企业家精神需要消除这些障碍。如果可以通过学习获得创业能力,那么企业家精神的差异可以部分反映出不同国家或地区在学习机会上的差异,而对企业家精神的制约则是由学习摩擦引起的,培养企业家精神需要改进学习过程。
 
02 研究内容
 
文章通过研究个体成长地点的企业密度是否影响了个体成为企业家的选择、活动领域以及他们作为企业家的后续表现来探讨学习机会对创业选择和创业成功的影响。
 
首先,作者分析学习机会对创业选择和结果的影响。假设个体可以学习对经营企业有用的技能(“技能提升”渠道),并且他们可以学习如何有效地建立企业(“入门成本降低”渠道)。研究表明,这两个渠道在职业选择方面具有相同的含义,即当有更多的学习机会时,个人更有可能成为企业家,而不依赖于渠道。然而,它们对创业者绩效的影响方向相反:技能提升渠道意味着平均而言,创业者越有能力获得高等教育机会,而进入成本渠道则降低了创业者的平均绩效。在成为企业家的条件下,一个人应该更有可能在一个学习年龄密度特别高的行业中创业;如果“技能提升”渠道强于“进入成本”渠道,控制当前密度,那么企业生产率应该随着学习年龄阶段企业家所在地的企业密度而提高。
 
其次,作者研究教育程度对创业选择和结果的影响。在教育程度较高的地方长大的个体更有可能成为企业家。在学习年龄,一个行业密度的一个标准差增加,在该行业成为企业家的概率就提高了10%。由于行业具有特质,如果行业是主导当地产品市场的行业,人们更有可能学习这些特质,这一发现加强了对密度导致创业的解释,因为密度提供了学习机会。当我们观察企业家之间的绩效差异时,我们发现那些在学习年龄面临更高企业密度的人从他们的企业中获得更高的收入。在学习年龄阶段,企业密度的一个标准差增加会导致收入增加8%。在学习年龄面临更高企业密度的企业家所经营的企业目前具有更高的全要素生产率和更高的人均产出。
 
最后,作者研究了创业的哪些个人特质更容易被学习。创业的经典理论强调个人特质在创新能力和承受不确定性和风险方面的作用。企业家精神的这些特质可能有一个重要的内在组成部分,尚不清楚这些特征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被学习或显著提高。管理能力是可以学习的。因此,作者测试在企业密度高的省份长大的企业家是否采用了更好的管理实践,并发展出传统上与企业家精神相关的特质。研究发现,在高企业密度地区长大的企业家采用了更好的管理实践。此外,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在学习年龄接触公司会影响传统上与创业相关的特质,如风险厌恶、对模糊性的厌恶、自信和乐观。这些特征要么是在生命早期学会的,要么是在家庭内部学会的,要么是真正与生俱来的。
 
03 模型设计
 
(1)学习机会对职业选择的影响
 
一个企业家将资本和劳动结合起来生产出规模报酬递减的产品,是剩余索取者。假设不同地点的租金和工资是相等时,企业家收入表达式为:
 
π(x)=xg(k,l)−rk−wl−c
 
其中π是收入,x是创业技能,k是资本,l是劳动力,r是资本的租金,w是工资,c是固定的进入成本。Lucas(1978)假设创业技能的阈值为z,当且仅当x≥z时,个体成为企业家。z的大小取决于c,z’(c)>0, 更高的进入成本意味着边际企业家具有更高的创业能力。作者在Guiso和Schirardi(2011)对Lucas(1978)职业选择模型改进的基础上区分“技能提升”渠道和“入门成本降低”渠道研究学习机会对职业选择的影响。假设创业个体是一个随机变量X,根据概率密度函数γ(X,λj)分布在(x;`x)上,0≤x < `x≤∞,并具有相应的累积密度函数Γ(X,λj),j=1,…,j。参数λ是创业密度,代表不同学习机会。假设∂Γ/∂λ<0,λ在一阶随机优势意义下向右移动概率分布。图1(a),表示创业技能的分布,两条曲线分别表示不同的学习机会,其中λ2具有更多机会。
假设进入成本c与λ相关,且c’(λ)≤0,则学习机会可以降低进入成本。个体在创业结构密集的地方长大,可以获取建立公司所需的官僚程序的信息,因此可能会节省进入成本。当z’(c)>0,c’(λ)<0时, dz/dλ=(∂z/∂c)(∂c/∂λ)<0,更多的学习机会降低了成为创业技能门槛。图1(b)表示具有不同学习机会时的创业技能。
 
(2)高等教育对创业的影响
 
 
学习机会对平均能力的总体影响取决于两个渠道的相对强度。如果学习机会主要影响技能的分布,那么我们应该发现,学习机会越多的地区,企业家的能力就越强。相反,如果进入成本效应占主导地位,那么拥有更多学习机会的领域仍然会有更多但平均创业技能较低的企业家。
 
04 研究结论
 
文章分析了在一个高度创业的地理区域中成长的个体在多大程度上增加了个人成为企业家的可能性,以及他的创业品质或成功的可能性。研究发现,学习年龄阶段的创业密度比当前的创业密度影响更大,这反映了更传统的溢出效应。其中,学习机会对创业绩效有积极影响“学习技能”(提高平均绩效)比“学习如何降低创业成本”(降低成本)更显著。可以用集聚经济来解释与学习年龄阶段的企业密度相关的外部效应对企业利润的影响比当前的外部效应更为重要的原因。集聚经济影响企业绩效的三种机制分别是向其他企业学习的机会、当地劳动力的规模以及更多的中间投入。三种机制中,只有学习才能在企业家离开高密度地区后产生持续的效果,因此文章认为学习外部性在集聚经济的决定中起着重要作用。
 
此外,在高企业密度地区成长的个体获得了管理技能,但反映风险厌恶、对模糊性的厌恶、自信或乐观以及创新倾向等个体特征与地点无关。这表明,创业精神的“人格特质”因素有一个更大的内在成分,淹没了环境所起的任何作用。管理企业的能力更可能是后天学习的。管理技能正是一个人在商学院和专门教授创业精神的大学里学到的,这些技能也可能在大学毕业前通过直接观察和接触自己成长的地方的公司所采用的做法来学习。管理能力可以从其他企业家那里学习,而企业家特质可能更为先天,因此不太受经济环境的影响:未来的企业家可以从周围的其他企业家那里学习如何经营企业。
 
Abstract
 
We document that individuals who grew up in high firms density areas are more likely to become entrepreneurs, given firm density in their current location, and to run businesses in the sector with the highest density when young. Firm density at entrepreneur's young age drives current firm profitability and is more important than current density for business performance. Results hold is a sample of movers, which allows addressing endogeneity concerns. These results are consistent with entrepreneurial skills being partly learnable through social contacts. Accordingly, entrepreneurs who grew up in high firmdensity areas adopt better managerial practices.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