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青年人才流失 企业会失去什么?

青年人才流失 企业会失去什么?

推文人 | 谢越姑 
推文信息:Massimo Anelli, Gaetano Basso ,Giuseppe Ippedico, Giovanni Peri :Youth drain, enterpreneurship and innovation. Working Paper 26055 .
http://www.nber.org/papers/w26055, July 2019.
 
一、引言
 
年轻人数目的减少是如何影响一个经济体的经济表现,我们对此似乎知之甚少,然而这一现象对发达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来说都有非常重要。在发展中国家的过去二十多年当中,高技能人口的移民率(称之为人才流失)大大增加,正在削弱对原籍国经济的创造性贡献。在发达经济体,生育率急剧下降也导致年轻人群的数量明显减少。
 
年轻人通常被视为创新和经济变革的动力,这是因为他们获得的人力资本与新技术相辅相成,或者是因为他们更愿意冒险并投资于不确定和“更具破坏性”的活动。因此,在经济发展中,年轻人更可能会激发创新能力和公司创造力。例如,年轻的经理,专业人员和企业家都是增长的重要动力,因为他们通过在生产系统中引入新的实践和技术,为熊彼特式的“创意破坏”做出了贡献。经济动机以及欧盟内部的自由流动,促使意大利的移民人数急剧增加,Anelli等人的这篇文章就是利用这一事件的高度选择性性质,估计其对公司创立和创新型初创公司的影响。
 
二、 数据来源
 
本文使用的数据主要包括企业和当地劳动力市场数据、以及移民流数据两部分。
 
企业和劳动力市场数据包括:商会数据和社会保障事务管理局数据。其中,商会的数据包括有关企业进入和退出,以及 2005-2015 年期间每个企业的所有者、股东和管理者的人口统计学特征的信息。社会保障事务管理局的数据涵盖 1990-2015 年期间,并收集有关以下方面的信息:年雇员人数(按广泛的职业类别细分,即学徒和蓝领、白领和经理),平均月薪,每个雇主的行业和地理位置。
 
移民流数据主要来自于ISTAT获得的意大利城市的移民流量数据,这些数据来自行政管理部门,涵盖2002-2015年。另一部分移民流数据是直接从居住在国外的意大利人的注册中心获取的,这些移民过去的时间跨度更长(从1990年到2014 年),并且包含有关目的地国的信息。
 
三、实证分析
 
1. 对企业的影响
 
利用2SLS方法进行估计,如下表,从Panel A的估计结果来看,在 2008 年
 
至 2015 年期间移民人数较多的地区,公司数量下降。这种影响是由更少的公司出生(即更少的公司创建)而不是更多的公司死亡导致的。一般来说,年轻人的移徙与企业创造的衰退有关,不仅如此,企业失败的渠道可能提示存在因果关系的反向影响机制,即人们离开了倒逼企业所在的劳动力市场。
考察所有者和经理年龄小于45岁(整篇论文中使用的相同年龄阈值来定义“年轻个体”)的公司的创建和销毁,即如果大多数所有者或经理年龄在 45 岁以下,则该公司将企业确定为年轻人“拥有和管理”的公司。Panel B的结果与 Panel A的结果相似,表明移民减少了所有者和经理年龄在 45 岁以下的公司的创立。据估计,如果没有移民,将会产生178家新公司,如果将范围扩大,在当地劳动力市场上,这个数字将扩充到2470家新公司(在2005年每10000家新公司中就会有2750家“年轻管理”公司)。
对于这一影响结果,作者将其分解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仅仅由于一些移居国外的年轻人会选择开始创业。这是一个纯粹的人口效应,假设截至 2005 年处于该年龄段的移民人群成立公司的平均概率为 r(创业率)。第二部分是离职对创业精神的影响。这可能是由于相对于平均水平而言,那些创业水平较高的人选择了移民,从而产生了选择效应。此外,它可能是由于同伴溢出效应,移民可能对那些没有移民的人有潜在的外部性。最后,第三部分是乘数效应,即由于创建的公司越来越少,留在该地区的人也越来越少,这就减少了当地对商品和服务的需求,从而减少了创建更多公司的机会。具体来讲,移民对创建年轻管理公司的总体影响分解如下:
 
通过计算大萧条之前(2005 年至 2008 年)年龄在 25-44 岁的个人的年化企业家率r来估算人口统计学影响,该比率等于每年1.8%。然后,将25-44岁的有代表性的本地劳动力市场的平均人数(849)乘以 7 年期间累积的年化经济衰退前企业家率 r,以此来估算总体影响。不得不承认的是,人口和地方乘数效应的部分原因可能是劳动力的流失,而不是企业家的流失。但在这篇论文中,关注的是对企业创造的影响,所以对合格劳动力需求的减少解释为企业减少的影响,从而减少了这些人的就业机会。
 
2. 对创新企业的影响
 
由于企业家精神和公司创立是引进新技术和创造新工作的引擎,因此,移民造成的损失可能会阻碍来自这些渠道的增长。如果这种损失还与较少的创新、较慢的技术以及生产率增长相关联,其结果可能更糟。文中通过关注初创公司的创建来分析其对创新或至少对创新部门经济活动的潜在影响。这些初创公司是从事技术密集型行业的新兴公司,而不是大型成熟公司的衍生公司,这里称这组新公司为“创新型初创公司”。
 
从下表的结果看,数据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即:我们只能观察到此类公司的净累积数量,鉴于创新型初创企业往往是昙花一现,因此,本文选取的变量是在整个时期内都存活的企业。估计系数表明,意大利劳动力市场的移民流出量越大,创建创新型初创企业的可能性就越小。平均而言,如果当地劳动力市场上有10,000家现有公司,就有5个额外的创新型初创企业,而移民率比平均水平高出一个百分点的创新型初创企业基本上为零。
联系表8中的两个子类别:从事高附加值和低附加值(VA)部门的公司,研究表明,移民正在影响低增值和高增值公司的创建。这表明移民不仅影响低增值企业的活力,而且对高增值企业的创建产生重大影响。比较移民对高VA和低VA企业的影响程度时,回溯计算结果表明,低VA行业企业的绝对价值下降幅度更大(创建的企业减少了82家,而高VA企业创造了8家)。
 
3. 对就业和技能构成的影响
 
通过表10可以看到,移民数量的增加百分之一,与初始就业所占百分比相关的雇员人数下降约 9 个百分点,即平均移民率约为 1200 名工人。第(2)列显示了对平均规模的公司的相应影响,尽管在统计上不显着,但其影响在数量上是等效的。
 
而就职员结构来说,当区分蓝领,白领和管理层后,结果显示,虽然劳动力市场上蓝领工人的数量具有很小的非显着负系数,然而,白领工人的负面影响却更大。移民与管理者的(负)变化之间的关联非常大,但估计并不十分精确。通过这些系数,我们可以看出,在青年流失发生地区,高技能工人和管理人员的减少可能存在恶性循环。
四、结论
 
在本文中,作者提供了一个重要问题的实证证据:年轻人的规模变小,企业创造会发生什么变化。利用主要来自年轻人的意大利移民潮,将本地劳动力市场一级移民数据与公司创建数据以及在技术密集型行业中运作的新创业公司的数据结合起来,研究结果表明,人才流失的意大利,其劳动力市场所经历的创业活动也较少。此外,作者发现这些地区的创新型初创企业数量较少,反过来,当地创造就业机会也会进一步减少,进而导致高素质人才份额的下降。文章一个总要的特点是,定量评估将移民对公司影响的不同渠道,研究表明,由于部分年轻人的移民,大约 60%的公司创造损失归因于纯粹的人口效应,而剩下的 40%主要是由于在比平均水平更高的企业家中选择了移民,以及对剩余人员的企业家精神的溢出影响。
 
Abstract
 
Migration outflows, especially of young people, may deprive an economy of entrepreneurial energy and innovative ideas. We exploit exogenous variation in emigration from Italian local labor markets to show that between 2008 and 2015 larger emigration flows reduced firm creation. The decline affected firms owned by young people and innovative industries. We estimate that for every 1,000 emigrants, 10 fewer young-owned firms were created over the whole period. A simple accounting exercise shows that about 60 percent of the effect is generated simply by the loss of young people; the remaining 40 percent is due to a combination of selection of emigrants among highly entrepreneurial people, negative spillovers on the entrepreneurship rate of locals, and negative local firm multiplier effect.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