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兄弟姐妹的性别构成会影响个人的受教育水平吗?

兄弟姐妹的性别构成会影响个人的受教育水平吗?

推文人 | 刘韵扬 
文献来源:
Lei, X., Shen, Y., Smith, J. P., & Zhou, G. (2017). Sibling gender composition’s effect on education: evidence from China. Journal of population economics, 30(2), 569-590
 
研究背景
 
家庭特征,例如父母的受教育程度、兄弟姐妹的数量和构成,可能在孩子的教育和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现有研究表明,兄弟姐妹的性别构成可能通过各种途径影响孩子的受教育程度。一种观点认为在重男轻女的社会,拥有更多的兄弟比拥有更多的姐妹更有利于个人受教育水平的提升,因为其会促使家庭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子女的教育。另一种观点则表明,如果个人在其兄弟姐妹的性别方面是少数,他/她将获得有利于其教育的特殊地位。第三种观点基于同胞竞争理论,认为如果家庭面临信贷约束,他们倾向于对偏好的子女性别投入更多的资源。
 
大多数实证文献使用来自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数据,其中性别偏好对生育决策和家庭结构的影响较小。考虑到我国存在更为普遍的重男轻女现象,独生子女政策的实施对生育决策与家庭结构带来了异质性转变,可能进一步加剧兄弟姐妹的性别构成对子女教育投资的影响。此外,我国经历了快速的经济增长,造成了家庭教育资源的较大异质性。因此,中国提供了研究发展中国家在经济与人口转型下,兄弟姐妹的性别构成如何影响教育程度的机会。
 
研究数据
 
文章采用中国家庭追踪调查(CFPS)2010年基线调查数据,依据独生子女政策的影响程度,将总样本分成三个年龄分组(25-34岁;35-44岁;45-65岁)。每个年龄分组又可分为6个子组,即男性和女性、城市或农村男性、城市或农村女性。平均而言,男性和城市居民的受教育程度高于女性和农村居民。年轻群体的受教育程度高于老年群体,反映了中国教育的长期增长。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分组,兄弟姐妹的数量都随时间而减少。但在所有三个年龄段中,女性比男性拥有更多的兄弟姐妹,反映了许多中国家庭想拥有至少一个儿子的愿望。
 
研究结果
 
文章通过兄弟姐妹的数量分层,描述了25-65岁中国男性与女性的兄弟姐妹性别构成与受教育程度之间的关系。其中无姐妹兄弟组为对照组,用于检验性别构成下受教育水平的差异。结果表明,在兄弟姐妹数量相同的组内,兄弟姐妹的性别构成与平均受教育年限显著相关。只有姐妹比只有兄弟,能带来更高的教育水平。这种关系对于男性,尤其是有三个兄弟姐妹的组尤为突出。例如,对于有三个姐妹的男性,他们的平均受教育年限比有三个兄弟的男性高1.22年。有三个姐妹的女性比有三个兄弟的女性平均多受0.15年教育,但这个差异在统计上不显著。兄弟姐妹性别构成与受教育之间的关系,在农村户口的男性中尤为显著,而在城镇户口的女性中程度较小。
 
为了调查家庭背景对教育程度的影响,文章估计了关于受教育年限的回归模型。解释变量包括兄弟姐妹的性别构成,是否是长子(长女),出生顺序,年龄的二次方,父亲和母亲的受教育年限,以及父亲是否为城镇户口。依据Butcher and Case (1994),文章采用兄弟姐妹中女性占比来衡量性别构成。实证结果表明,家庭中女孩占比的增加对个人的受教育程度具有积极效应,分样本回归现实,男性的效应大于女性,年轻群体的效应大于老年群体。
结论
 
我国被广泛认为具有重男轻女的传统,本文的实证研究表明,成为家庭中年龄最大的孩子,有利于提高孩子的受教育程度。文章发现兄弟姐妹中女孩比例的增加导致男性受教育程度显著提高,而对于女性的影响程度相对较小。此外,这种效应主要集中在城镇户口的子样本中。传统上,男孩在中国吸收了更多的教育资源。因此在信贷受限的家庭中,姐妹比例的增加为教育男孩空出了更多的资源。对于中国女性来说,情况并非如此,因为过去她们的教育水平较低,而且额外的资源也不会用于她们的教育投入。
 
Abstract
 
We use a population survey of the Chinese adult population—2010 Chinese Family Panel Studies (CFPS) modeled after the Panel Study of Income Dynamics. We find that being the oldest child gives an education benefit to male and not female children who are often assigned supervisory roles for younger siblings. Most importantly, an increase in the fraction of female siblings leads to a significant increase in education of Chinese men and to a lesser extent Chinese women. This effect is concentrated among those with rural Hukou. In China, male children absorbed more education resources so that in a credit constrained family, increases in fraction of siblings who are sisters frees up resources for educating boys. This is less so for girls since their education was lower and additional resources would not be used for the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