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贸易自由化与区域动态

贸易自由化与区域动态

 
推文人 | 詹江 
 
文章来源
 
Rafael Dix-Carneiro Brian K. Kovak, Trade Liberalization and Regional Dynamic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VOL. 107, NO. 10, OCTOBER 2017
(pp. 2908-46)
 
引文
 
国际贸易突出的理论通常侧重于长期均衡,其中经济活动中的资源配置是在假设无摩擦的环境下得到的。传统上,这些模型几乎不重视从一个均衡过渡到另一个均衡的调整过程,造成了倡导贸易自由化的学院派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之间的紧张关系。虽然理论往往倾向关注长期的结果,但贸易自由化的劳动力市场影响的实证研究通常强调短期或中期效应。跨部门家庭调查的经常变化的设计迫使研究人员将重点放在相对较短的时间间隔上,以保证分析期间的一致性(Goldberg和Pavcnik 2007)。因此,虽然许多国家在19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例如巴西,墨西哥和印度等)都经历了重大的贸易自由化事件,但我们对这些政策改革对劳动力市场影响的演变依然知之甚少。
 
数据
 
区域劳动力市场的主要数据来源是巴西劳工部提供的1986年至2010年间的Relação Anual deInformações Sociais(RAIS)巴西正式劳动力市场的高质量普查。员工需要报告准确的RAIS信息,以便从几个政府福利计划中获得补贴,而且公司面临未通报的罚款,所以两方面都有动力提供准确的信息。RAIS包括几乎所有正式雇用的工作人员,这意味着正式员工可以合法获得就业系统提供的福利和劳动保障。同时数据还包括工人和企业标识符、企业的地理位置和行业,方便跟踪个体和企业层面的信息。RAIS数据允许我们计算自由化冲击后影响到每年的区域动态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追溯到对自由化的地方动态反应,区别于以前的文献(例如,Topalova 2007; Autor,Dorn和Hanson 2013年)强调只有一个冲击时期后的局部效应。
 
为了分析当地劳动力市场的结果,本文必须界定每个市场的界限。本文使用巴西统计局(IBGE)的“微观区域”(microregion)定义,它将具有类似地理和生产特征(IBGE 2002)的经济关联城市(县)组合在一起, 可以得到475个可以一致识别的当地劳动力市场,用于1986 - 2010年期间的分析,405个市场使用1980年及以前的数据进行分析。
 
实证模型与结果
 
本文的实证分析的基本思路遵循关于贸易区域效应的文献,通过比较不同地区面临关税下降程度的不同,得到导致劳动力市场发生变化的机制。已有文献论述,当重要的行业面临较大的自由化导致的价格下跌时,地区劳动力需求下降幅度较大(Topalova 2007)。 在这种模式中,自由化带来的区域劳动力需求冲击是:
Pi代表比例变化,r是区域,i是行业,φi是非劳动因素的成本份额,λri是分配给贸易部门的区域劳动力的份额。进一步本文通过界定“区域关税削减”(regional tariff reduction,RTR)来度量贸易自由化冲击。
τi是行业i的关税税率,d代表了1990 - 1995年巴西贸易自由化时期的长期差距。 我们使用1991年人口普查计算λri,使用来自Kume,Piani和de Souza(2003)的数据计算关税变化,并使用来自IBGE的1990年国民账户数据来计算φi。这些数据使我们能够计算权重βri。
 
考虑到不同地区的关税下降程度不同,将这些地区按照分位数排列,10%分位数的地区的关税下降了0.2个百分点,而90%百分位的地区则下降了10.7个百分点。因此,在的回归估计中,我们主要关注RTRr的值差异10个百分点的区域,即接近于90-10百分位差距的那些地区。
 
本文通过建立下面的识别方程来比较面临不同程度的关税减免的地区劳动力市场的变化: 
按照t∈[1992,2010],每年分别估计一次该方程,自变量y表示自由化冲击下的区域动态结果,如区域收入或就业水平,θt是自由化在年度t对结果的累积效应,αst是国家固定效应(允许不同年份),(yr,1990 - yr,1986)是关于结果变量的自由化之前的(pre-liberalization)趋势。我们使用1991年作为结果变化的基准年,包括州地方固定效应,以控制那些可能通常影响同一州所有地区的结果的与州相关的宏观政策,如2002年引入的国家特定最低工资。同时我们控制结果的自由化前的趋势变量(yr,1990 - yr,1986,)以解决混淆先前趋势的可能性,并考虑将较早的自由化之前的趋势作为稳健性测试。
表中显示了区域正式部门的收入溢价(earnings premia)对数和正式就业对数的估计结果(3)。所有关于RTRr的系数的估计都是负数,表明面临较大关税减免的地区的收入或就业呈相对下降趋势。Panel A的结果显示自由化对区域收入的影响。列1-3表示1991年至2000年的收入变化,第4-6列表示1991年至2010年的变化,从而看出对结果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累积。第2列和第4列增加了州固定效应,第3列和第6列增加了1986年至1990年自由化时期前的趋势控制。第3列中-0.529的系数估计值表明,降低关税程度相差10个百分点的地区(大约90-10百分位的RTRr的差距)在1991年至2000年的正式收入中比例下降了5.29%。第6列估计为-1.594,表明截至2010年,这些地区间收入增长差距扩大至15.94%。这表明,面临不同关税削减的地区的收入增长差距随着时间推移对于自由化冲击的影响具有明显的累积效应。
图中是每年估计方程对RTRr的系数θt。 2000年和2010年的点对应于第3列和第6列的RTRr系数(分别是-0.529,-1.594)。垂直线表明自由化时期1991年开始开放,到1995年才完成。可以看出自由化影响当地收入差距变化呈现明显的扩大趋势。本文进一步解释了地方非贸易品的价格有可能因区域性对商品价格的冲击而发生变化,面临较大关税削减的地区名义收入的相对下降可能部分被当地价格指数的下降所抵消。
 
本文随后考虑了各种潜在机制来解释这种地区结果变量随着时间的累积效应,如不完善的区域间劳动力流动性和动态劳动力需求的作用,特别是缓慢的资本调整和集聚经济等因素的影响得到了实证结果的支持。
 
总结
 
本文通过巴西1990年代初贸易自由化之后的区域劳动力市场的动态演化,发现贸易自由化对不同区域正式收入和就业的影响巨大,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影响程度日益增加。与传统假设工资均衡化的劳动力调整模型不同,本文发现,由于区域资本的缓慢调整和集聚经济的结合,导致劳动力需求不完善的区域间劳动力产生动态的演化过程。随着集聚经济,地方劳动力需求负增长,地方经济活动减少,地区生产力下降,劳动力边际成本进一步下降。另外当地劳动适龄人口对区域关税下降的反应较小,表明工人在各地区之间流动性不足。这种情况下的劳动力需求受到缓慢的资本调整或集聚经济等因素驱动,可以使面临较大关税下降的地区收入的相对稳步下降趋于合理化。
 
原文摘要
 
We study the evolution of trade liberalization's effects on Brazilian local labor markets. Regions facing larger tariff cuts experienced prolonged declines in formal sector employment and earnings relative to other regions. The impact of tariff changes on regional earnings 20 years after liberalization was three times the effect after 10 years. These increasing effects on regional earnings are inconsistent with conventional spatial equilibrium models, which predict declining effects due to spatial arbitrage. We investigate potential mechanisms, finding empirical support for a mechanism involving imperfect interregional labor mobility and dynamics in labor demand, driven by slow capital adjustment and agglomeration economies. This mechanism gradually amplifies the effects of liberalization, explaining the slow adjustment path of regional earnings and quantitatively accounting for the magnitude of the long-run effects.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