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中间投入品的进口如何影响企业的出口?

中间投入品的进口如何影响企业的出口?

 
推文人 | 杨树斌
 
原文信息
 
Feng, Ling; Zhiyuan Li and Deborah L. Swenson. 2016. "The Connection between Imported Intermediate Inputs and Exports: Evidence from Chinese Firms."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101, 86-101.
 
1. 研究背景和贡献
 
自加入WTO以来,中国的出口量得到了飞速的增长,与此同时,进口量的增速几乎与出口一致。在2002年,制造业企业中间投入品的进口增加了58.3%,而出口的增长为47.7%。那么,这种持续增长的进口的中间投入品是如何影响企业的出口行为的呢?大量文献指出,进口的中间品包含先进技术,有助于促进企业生产率的提高。然而,对于进口与出口之间直接的因果联系的研究还比较少,一般来说,参与贸易(进口和出口)的企业的生产率要高于不参与贸易的企业,那么企业的进口与出口之间是否存在因果联系或者两者都是生产率的副产品呢?这篇文章主要回答了这个问题。
 
文章的主要贡献在于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文章研究了进口中间投入品与企业出口之间更为直接的因果联系;第二,本文的研究发现来自高收入国的中间品进口对出口的效益更大,尤其是对高收入国的出口市场和对技术密集型的企业,印证了中间投入品的进口有助于质量升级;第三,文章的结果显示处于技术劣势的私有企业从进口中间品中受益更多,特别是从技术先进的国家的进口,这些进口也极大地促进了对高收入国的出口,说明进口品作为技术和质量的载体,提高了企业的出口能力;第四,通过研究企业的进口对出口的影响,本文得出中国的贸易自由化政策对企业生产率的高速增长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2. 数据来源
 
这篇文章的数据来源于2002-2006年的中国工业企业数据和中国海关数据,作者对两者进行匹配,保留一般贸易的制造业企业,并且只保留在2002-2006整个期间运营的企业。另外文中的关税数据来源于WTO,汇率数据来自佩恩表(Penn World Tables)。
 
作者将企业分为进口和非进口两类来比较它们出口状况,初步的数据描述显示,企业的进口与出口之间存在正相关,进口企业的出口表现(出口量,出口范围等等)要好于非进口企业。
 
3. 理论依据
 
企业的目标是出口的利润最大化,企业在生产时会选择最优数量的劳动,资本,本国投入品和外国投入品来实现利润最大化,这个最优数量取决于要素的固定成本和边际成本。对于进口的中间投入品,可能会涉及到大额的固定成本,因此,资金约束会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企业的进口。如果进口的成本如关税,汇率及其它一些外生因素发生变化,企业会相应的调整其中间投入品的进口量。
 
这种进口量的变化会从两个方面来影响出口。第一,由于进口品的质量一般较高,进口中间品投入的增加可以提高产品的质量,进而对企业产品的需求会增加;第二,进口中间品投入的增加可以提高企业的生产效率。这篇文章从外生的进口成本的变化着手,来研究进口中间品对企业的出口的影响。
 
4. 实证分析
 
回归模型:
 
其中,i代表企业,j代表行业,t代表年份
 
ln(Ex_Value):企业出口量的自然对数
 
ln(Im_Input):企业进口的中间投入品的自然对数,由于本文研究的是进口中间品对出口的因果联系,为了解决两者之间的内生性问题,作者用外生的进口成本如进口关税,进口的真实汇率和进口的固定成本不同来作为进口中间品的工具变量,并用2002年的行业进口进行加权
 
X:控制变量,包括出口目的国的关税,出口的真实汇率等
 
回归结果:
 
基本的IV回归结果显示,增加1%的中间品进口量会带来1.65%出口量的增加。为了检验这个结果是否会受到企业之前的贸易经验的影响,作者将企业分为两类:有贸易经验,即企业在初始年2002年有出口或者进口,和无贸易经验,即企业在2002年既无出口也无进口,并分别进行回归,结果显示,进口中间品的作用对无贸易经验的企业的影响要大于有贸易经验的企业(2.11% VS 1.22%)。作者用同样地方法研究了加工贸易企业的进口对其出口的影响,进口量的系数显著为正,但远远小于前面一般贸易企业的系数。
 
作者进一步研究了进口状态的变化和进口的种类数量对出口的影响,结果表明两者分别对企业出口具有显著正影响,与之前的结果类似,这两者的正影响对无贸易经验的企业要大于有贸易经验的企业。同时,作者发现这两者分别对企业出口的种类和范围也具有正的效应。
 
为了研究企业所有制形式的不同影响,作者将企业分为私营企业,港澳台企业,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分别用进口量和进口种类与企业所有制的交叉项对出口量和出口种类进行回归,结果显示,进口对私营企业的出口影响比对其他所有制企业要高出至少20%,尤其是在进口种类对出口种类的影响上。
 
作者进一步研究了进口来源国的不同影响,将进口来源国分为G7和非G7国家,并研究了来自G7和非G7国的进口中间品对出口到G7和非G7国的影响。结果显示,非G7国的进口中间品对出口到G7和非G7国均具有正向作用,并且对无贸易经验的企业的影响要大于有贸易经验的企业;而G7国的进口则对有贸易经验的企业的影响更大,说明非G7国的进口有助于企业进入国外市场,而G7国的进口则更有助于企业扩大其海外市场,主要原因在于G7国的进口包含先进技术,更好的质量和设计,有助于企业的产品升级。为了验证这个假说,作者将行业R&D密度与是否来自G7国的进口的交叉项加入回归,结果显示,技术密集型行业用来自G7国的进口中间品对企业出口到G7国家具有显著正影响。作者对私营企业样本进行回归,同样,G7国的进口中间品对私营企业出口到G7国的作用比来自非G7国的进口的影响要大,且系数大于之前包含所有企业的回归,说明技术转移对技术资源相对缺乏的私营企业尤为重要。
 
稳健性检验:
 
作者进行了一系列的稳健性检验,如加入企业的TFP来消除企业生产力变化的影响,用2006年行业进口来加权工具变量,只对不涉足加工贸易的企业进行回归,只对私营企业进行回归,只对单行业企业进行回归,考虑行业的需求冲击及进口竞争等因素等等,另外,考虑到企业可能需要时间来利用进口带来的效益,作者用2006年与2002年的出口差额对进口差额进行回归,这些回归结果与之前基本保持一致。
 
5. 结论
 
这篇文章主要研究了中间品进口对企业出口的影响。由于中间品进口的内生性问题,作者从进口成本变化的角度出发,用外生的进口关税,进口的真实汇率和进口的固定成本不同作为工具变量,来研究中间投入品的进口对企业出口的直接影响。文章得出,进口中间品对中国企业出口的增长具有显著的正向作用,并且,这种作用对无出口经验的企业和对私营企业的影响要大于其他企业。另外,来源于G7国家的进口有助于企业出口到标准相对较高的G7国家,表明进口促进了企业的产品升级和出口的广度。
 
原文摘要
 
We use Chinese manufacturing firm data to estimate the causal effect of increased imported intermediate input use on firm export outcomes. To account for the endogeneity of import decisions, we pursue an IV strategy that utilizes instruments for import costs connected to intermediate input import tariffs, exchange rates, and firm differences in fixed trade costs. We find that firms that expanded their intermediate input imports expanded the volume and scope of their exports. Further, we find that the benefit of imported inputs differed along a number of dimensions including initial trade status, import source country, export destination, firm ownership, and industry R&D intensity. Although increased imports of intermediates boosted exports by all firms, we find that the effects were largest when they were purchased by private firms or firms that started out as non-traders. In addition, intermediate inputs from the higher-income G7 countries were especially helpful in facilitating firm exports to the presumably more-demanding G7 export markets. Taken together, these results suggest that product upgrading facilitated by technology or quality embedded in imported inputs helped Chinese firms to increase the scale and breadth of their participation in export markets.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