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假如王彩玲生在了大城市

假如王彩玲生在了大城市

——高等教育夫妻与居住地选择
 
推文人 | 袁晓燕
 
推文信息
 
Dora L.Costa and Mattew Kahn,Power couples:changes in the locational choice of the college educated,1940-1990,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2000.
 
顾长卫在电影《立春》里讲了一个生活在八十年代,居住在小县城,然而有自己音乐梦想和追求的剩女王彩玲,在梦想和现实之间挣扎,最终向现实妥协的故事。剧照里王彩玲光彩夺目的歌剧服装和周围盘腿四坐、无动于衷的麻木人群形成了鲜明对照,全剧中王彩玲买北京户口、想调往北京的片段多次重复。每次看这部电影,我都在想,如果劳动力是自由流动的,城乡分割不那么严重,那么像王彩玲这种居住在小县城、心高气傲的女性是不是不至于沦为剩女,最终只能无奈地和收养的孩子在县城的广场唱儿歌?Costa and Kahn(2000)这篇发表在QJE上的文章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可能的答案。
 
一、导言
 
在美国,越来越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夫妻选择居住在大城市。在1940年,有32%受过高等教育的夫妻居住在大城市,这一数字在1970和1990分别增长至39%和50%。而那些夫妻都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家庭,这一数字分别为27%,30%和34%。有两个可能原因可以解释这一趋势:第一,大学生更加城市化。这主要是因为:相比起小城市,大城市的教育回报更高;其次,大城市可以提供更多的诸如文化便利设施等;更有甚之,大学生更有可能在大城市缔结婚姻。第二,由于越来越多的夫妻都参与到劳动力市场中去,他们就必然存在一个共同居住问题:他们需要选择两份工作,保证他们可以在其合理的通勤时间内和他们的工作技能匹配。由于大城市能够提供更多分工更细的工作,因而会有更多的工作匹配发生。那么,造成这一趋势的主要原因究竟是什么,本文试图研究这一问题。
 
二、假说及机制识别策略
 
文章选取了女性年龄在23-37岁、男性年龄在25-39岁的样本,并把他们分成了四类:第一类,power couples,即夫妻双方都接受过高等教育;第二类,part power couples,仅有一方接受过高等教育;第三类,low power couples,夫妻双方都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第四类,单身,包括受过高等教育和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所有单身人群。
 
power couples更加城市化是因为他们都受过大学教育还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居住的问题呢?具体识别机制如下表。
一方面,1、如果大城市提供了更多的教育回报,而且大城市有更多便利设施,那么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会更加倾向于在大城市定居。2、如果大城市提供给单身者一个潜在的婚姻市场,那么同等教育程度的单身会比其他家庭类型更加倾向于在大城市定居。3、如果教育在大城市的回报会增加、大城市有更多便利设施以及大城市提供给单身更多的婚姻选择机会,那么,power couples在大城市的聚集会增加。
 
另一方面,考虑夫妻共同居住问题。1、大城市提供给夫妻双方追求事业“career”而非工作“job”的机会(Career和Job的区别,参见Goldin(1997)的文章)。2、大城市高度分割的劳动力市场也可以为夫妻中一方的健康或失业提供保险。由于大城市提供了更多的潜在工作匹配,因此夫妻双方都找到一个好的初始匹配的概率更高,而且换工作后找到下一个好的工作匹配的概率也会更高。为此,本文检验了该命题:在大城市,相较之其他家庭类型,是否power couples在大城市的更快增长是由于共同居住问题导致的?
 
三、基本回归结果
 
四、贡献及启示
 
因此,越来越多的power couples选择居住在大城市是因为“共同居住问题”,对于那些妻子全日制工作或者从事非传统女性职业,以及尤其那些夫妻双方都在不同且需要高度专业化技能部门工作的,其增长速度最快。(这让我想起了陆铭老师在其博客中讲的一个关于小陈老师的故事。)
 
本文识别了由于共同居住问题使得受过高等教育的夫妻在大城市显著增加。对城市研究的意义重大,一方面,大量高技能人才在某一地区聚集会产生正的增长外部性;另一方面,本文的研究对于城市规模和大学质量的关系问题,提供了一个可能的解释。而对于家庭经济学而言,第一,大城市会使得更多接受过高等教育夫妻匹配;第二,大城市会放大家庭与家庭间的收入不平等;第三,大城市会让那些夫妻都受过高等教育的婚姻维系更加稳固。
 
原文摘要
 
College educated couples are increasingly located in large metropolitan areas. These areas were home to 32 percent of all college educated couples in 1940, 39 percent in 1970, and 50 percent in 1990. We investigate whether this trend can be explained by increasing urbanization of the college educated or the growth of dualcareer households and the resulting severity of the colocation problem. We arguethat the latter explanation is the primary one. Smaller cities may thereforeexperience reduced inflows of human capital relative to the past and thus become poorer.
推荐 5